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496章 霸道公主
作者:永恒之火      更新:2020-07-12 11:44      字数:4189
热门推荐:
    雅典城的城门口,还有一些雅典人好奇地站在不远处,评头论足,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双方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在相距百米的时候,三个火堆周围的人齐齐涌上大道,直直走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,雅典城的士兵与将领慢慢跟随。

    “严惩凶手苏业!”

    “严惩凶手苏业!”

    三个家族的人充满悲愤地大喊。

    学院的师生们紧张地看着苏业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知道苏业真实身份的人一脸淡定。

    而那些聚集在附近的雅典人则充满惊喜地望着苏业,要不是贵族在这里,一定会兴奋地高呼。

    但是,少数年轻人兴奋地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众神在上,是总冠军王苏业!”

    “四冠王苏业,真的是他,我在角斗场上见过他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们雅典的英雄!连欢迎仪式都这么独特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整齐的喊声被突如其来的雅典民众的呼声打断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支送葬队伍和一支迎亲队伍相遇,然后两支队伍的乐手开始用尽全力比赛乐器。

    三个贵族家族的人个个皱眉,什么狗眼能看出来这是欢迎苏业的仪式?

    苏业想笑,柏拉图学院的人也想笑。

    队伍继续走,继续走。

    直到双方相遇。

    双方没等说话,欧几里德发现队伍停住,猛地一抬头,看到送葬队伍。

    “现在流行集体死人、合伙送葬?”

    欧几里德一脸疑惑,刚才还在心里计算回去后购买什么魔法器用来研究几何,然后跑阿基里德面前显摆,怎么就遇到挡路的?

    “不会是行刺的吧?”

    欧几里德面色一变,法杖一挥,一道无形的屏障包裹苏业,仿佛一条透明的河流,交织成奇特的几何图形。

    苏业无奈看了欧几里德一眼,心想没想到他对自己这么关心,不过有点关心过度了。

    尼德恩一步上前,面无表情道:“请你们马上离开!城邦规定,雅典正门主道附近不得设置祭奠等导致道路拥堵的活动,除却神殿的队伍,任何祭奠行为都应该为行人让路!”

    前方所有人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次来这里,不是为了堵路,而是为了抓捕战神山通缉的凶手,苏业!请柏拉图学院的人不要阻碍我们!这里……”罗隆家族的管家老特纳扫视周身的人继续道,“分别是罗隆家族、卡贝尔家族和恩卡家族,我们,都是苏业的受害者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罗隆家族”的称呼,柏拉图学院的许多人面色出现明显的变化,偷偷望向苏业。

    苏业缓缓深吸一口气,缓缓呼出,盯着老特纳,眼中倒影着天空的淡云。

    卡贝尔家族之中,一个中年人面带悲痛之色,大声道:“我是卡贝尔家族的嫡子特拉克,我最亲爱的弟弟坎蒙拉,就是被苏业带领的暴民烧死在灰河镇!然后,他写出了《扎克雷》那部罪恶的戏剧!不仅让我们家族蒙羞,还侮辱我死去的弟弟!这个仇,我怎么能不报。”

    远处的普通雅典人本来有些同情这三个家族,但认出苏业后,同情马上消失,现在听到《扎克雷》和灰河镇后,看着三家贵族队伍面带冷笑。

    经过几个月的发酵,再加上几天前苏业勇夺总冠军王和四冠王的消息传遍雅典后,有关苏业的一切消息如同水银泻地,无孔不入地在全雅典城流淌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了苏业的重大事件,哪怕原本有人认为做得太心狠手辣,可在总冠军王光环的影响下,也改变想法。

    苏业可是全希腊第二个总冠军王,第一个四冠王,七项世界纪录的保持者,被众神关注的人。

    “苏业回来了!我们的总冠军王回雅典了!”

    几个少年突然转身,兴奋地向雅典城内跑去,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送葬队伍和那些将领士兵面色微变,但此刻已经来不及阻拦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一个雅典圣域将军突然轻声一咳。

    罗隆家族的管家老特纳立刻上前一步,怒视苏业,道:“卑劣的魔法师!罗隆待你如朋友,你却在赛场杀死他,然后编造了各种谎言,让我们罗隆家族承受巨大的耻辱。在这里,我们罗隆家族代表罗隆,代表所有贵族,请战神山出面,逮捕你这个暴徒!”

    “逮捕暴徒!”

    “逮捕暴徒!”

    罗隆家族的人大声叫喊,尤其是罗隆的几个堂兄弟,此刻比死了亲爹妈更加激动。

    随后,特拉克道:“苏业不承认,但我们有证据!我们家族已经找到一些灰河镇的流民,送到战神山严密保护起来,他们说,就是苏业对抗雅典城卫军,救下他们,然后带领暴民前往灰河镇,烧死了我最亲爱的弟弟坎蒙拉。”

    尼德恩面色微变,看向教务长拉伦斯,拉伦斯面色不变,但目光阴了许多。

    一些老师皱着眉望向特拉克,相互看了看。

    麻烦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女王般清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是潘狄翁家族的帕洛丝,你,卡贝尔家族的特拉克,告诉我,你所说的证人,是灰河镇的流民,还是我们家族绿镇的领民?”

    帕洛丝手中,多出一柄钢铁枪剑。

    皮甲临身,鲜红如火。

    帕洛丝精致的容颜仿佛被寒冰冻结。

    苏业的同班同学突然想起来,那些没死的流民,都被送到了绿镇。

    特拉克的眼神闪过一抹慌色,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,本能地望向后方雅典的将领。

    但是,所有雅典将领要么抬头望天,要么低头看蚂蚁,要么侧头眺望远方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!”帕洛丝举起枪剑,指向几米外特拉克的喉咙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充满奇特的威严,与平日的声音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特拉克慌忙道:“一定是灰河镇的流民,但可能在绿镇居住过……”

    帕洛丝从空间之戒中取出一把短剑,扔在特拉克的脚底下。

    “卡贝尔家族夺走我潘狄翁家族属地的领民,这是蔑视潘狄翁先祖的英魂、挑衅半神家族的荣耀,我,潘狄翁家的帕洛丝宣布,为维护潘狄翁家族的荣耀,在众神的见证下,遵循古老的誓言,对卡贝尔家族发起家族征战,直至一方退出贵族,或,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帕洛丝说完,扔下钢铁枪剑,揪下胸前的黄金美杜莎项链。

    项链膨胀,金光闪烁,最终化为金光闪闪的黄金枪剑。

    一道光柱直上千丈。

    掀飞长发,晶莹如丝。

    雅典城中,同样一道金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两道金色光柱,遥相共鸣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霸道公主?

    都什么年代了,还一言不合开启家族征战?

    这不是雅典城还没建立之前,古希腊各大部落之间的战争誓言吗?

    雅典城内至少五十年内没人开启家族征战了,现在家族之间有矛盾,都由战神山裁决,或者派人到角斗场生死战解决。

    雅典士兵和将领们齐齐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潘狄翁家的人都是疯子吗?

    一个西西弗斯足以让战神山鸡飞狗跳,杀个黄金战士就跟白杀一样,至今没人追究。

    这个西西弗斯的妹妹,比西西弗斯还吓人,大家不就是说了几句话,怎么就开启家族征战?

    一帮柏拉图学院的师生们没有看帕洛丝,都看着苏业。

    赤果果的羡慕嫉妒。

    许多人大脑里都回荡着同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们俩的感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吗?

    特拉克一共才说几句话?

    至于直接掀桌子吗?

    也不知怎么的,柏拉图学院的师生们不再同情苏业,开始同情卡贝尔家族和那个特拉克,弟弟被扎克雷等人剁成肉酱已经够惨了,现在直接撞上半神家族的家族征战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一个传奇家族怎么跟半神家族征战?

    一个西西弗斯就能扫平卡贝尔家族。

    别说传奇战士卡贝尔已经去世,卡贝尔家族目前最高战力只不过是圣域,就算卡贝尔活着,就算是全盛时期,也未必能战胜拥有藏棺剑的西西弗斯。

    西西弗斯是有斩杀传奇事迹的。

    而且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特拉克慌了半天,气急败坏道:“你只是潘狄翁家族的次女,没资格开启家族征战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没有,但胜利枪剑有。”帕洛丝语气冰冷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落在胜利枪剑上。

    这可是雅典娜女神的化身打造的半神器,这还真是潘狄翁家族的象征。

    更何况,刚才潘狄翁家族响应了。

    特拉克全身颤抖,转头看了看后方的雅典将领,望向不远处人群中几个贵族。

    咦?那几个贵族呢?

    一个雅典圣域将军叹了口气,道:“帕洛丝公主殿下,我也认识西西弗斯,我们并不想冒犯潘狄翁家族。请您收回家族征战,关于贵家族领民的事,我们会妥善安排。所谓的证据,不存在。您要明白,我们在为战神山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你的好意,但潘狄翁的家族征战一旦开启,绝不收回,无论是过去,还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帕洛丝手持胜利枪剑,周身金光朦胧,宛如女神降临。

    苏业扭头看着帕洛丝,突然觉得这个时候的她好美。

    没白送乐谱和花镇!

    那圣域将军一言不发,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特拉克看着最后一根稻草沉没,面色如土,忙道:“帕洛丝公主殿下,刚才的都是误会,那几个领民是别的贵族从绿镇抢走的,与我无关啊。我只是答应他们配合战神山,我不想冒犯潘狄翁家族啊。您收回家族征战吧,我们卡贝尔家族承受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们来自绿镇,依旧当众挑衅,结局早已注定。”帕洛丝冷面以对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