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530章 手撕硬条
作者:永恒之火      更新:2020-07-29 12:25      字数:4133
热门推荐:
    魔法信中,霍特的喜悦几乎像走出家门后夏日的热浪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苏业快步走当门口,打开门。

    巨人一样的霍特站在门外,晶莹的泪水沿着他的面颊,混合着鼻涕向下流淌。

    “苏业,我成战士学徒了!谢谢你!”

    霍特猛地张开双臂,用力拥抱苏业。

    抱得苏业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幸亏自己战体天赋多,不然真能被活活抱杀。

    “你下次轻点吧!”

    苏业无奈地推开霍特。

    霍特不好意思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忍住,一觉察自己晋升为战士学徒,就跑来找你了!谢谢你,谢谢你!如果不是你,我可能永远也无法成为战士学徒。”

    苏业微笑道:“我只是额外帮了你一把而已,你改变的主要原因,是你内心强大的动力。只要动力和目标足够强大,我们一定会越来越好。”

    霍特点了点头,随后有些兴奋又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们什么时候解决硬条?”霍特的眼神格外复杂。

    “妮雅的事情,你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苏业叹息一声,霍特从来不好战,哪怕面对硬条那种经常在街上游荡害人的人,他也不会主动去惩治他们,除非有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“很早就知道了。”霍特面色渐暗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也答应过雷克,那现在就出发吧。夏天的夜晚,是硬条们最嚣张的时期。”苏业道。

    但是,霍特犹豫道:“我们会不会打错人?”

    “为了今天,我特意学了一些平时用不到的白银魔法。比如记忆消除,比如,侦测谎言,侦测邪恶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一个人经常害人,尤其是伤到人或杀人,一旦被施展侦测邪恶,就会吸引一些相应的魔法元素,在我们眼中呈现红色。普通人被施展侦测邪恶,是无色的。有些人周身会出现细微的红色光点,说明这人虽然不算好人,也不算恶人,人人都犯错,无大所谓。但是,一旦身体附近出现密集的红色光点,连成一片,那就说明这人不仅作恶,而且长期作恶,颜色越深,恶行越重。一旦到了深红色,就说明这人害死过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只针对颜色深的人?”

    苏业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仅针对颜色深的人,还要尽可能找出当年谁害过妮雅。至于杀害妮雅的真凶,我们现在还没有实力寻找,不急,慢慢来,迟早有一天,我会拎着那个凶手的尸体,去祭拜雷克和妮雅。”

    苏业的话语无比平静,熟练到好像说过很多次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!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一定别忘了找我!”

    “召唤学徒仆从。”

    吟唱完毕,地傲天和两个小跟班走出魔法阵。

    还想继续召唤,但想想王大锤那么忙,就不打扰他了,而地狱独角兽太醒目,不到关键时候不需要召唤它。

    于是,召唤出风后,附着在耳朵上。

    苏业让两个小火焰地精在后方十几米外警戒,领着地傲天和霍特向雷克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夏天的燥热让许多人睡不着觉,哪怕已经是深夜,路上的人也比平常多。

    三个身形差异极大的人走在路上,惹得路人警惕地看着,然后远离。

    很快,三个人走到雷克家门前。

    灰暗的大门已经被木板钉死,柏拉图学院和战神山的标志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霍特死死咬着牙,紧紧握着拳,努力克制,但始终无法掩饰眼中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你对妮雅的了解,好像比我多。”苏业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别人说过妮雅的事,很多传闻。”霍特默默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,就让新的传闻来掩盖旧的传闻吧。”苏业迈步前行。

    在魔法视觉、黑暗视觉、魔鹰之眼、洞察目光等等各种视觉类天赋的作用下,夜晚与白天毫无区别。

    两人慢慢走着,霍特犹犹豫豫问:“我们打伤硬条,会不会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身为资深将军,用暴力手段解决威胁雅典安全的人,有什么不对的?”

    “这的确在你的职责范围内。”

    三人慢慢前行,苏业除了动用视觉天赋,还动用听觉天赋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声音传进耳朵,偶尔让苏业浮现怪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了半个小时,一个地方传来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那个方向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业快步赶过去,霍特和地傲天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很快,一堵墙挡在前方,苏业轻轻一跃,宛如强大的战士一样,跃到墙头。

    随后,地傲天也像飞一样,轻轻松松跳上去。

    霍特愕然,轻轻一跳,双手抓住墙头,双臂用力撑着墙头,跳上墙。

    三个人站在墙头,望向下方。

    下方是一处三面环墙的小巷,只有一个出口。

    五个年轻人正在对一个老人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老人抱着头,低声哭着。

    五个年轻人一边骂,一边兴奋地殴打老人。

    苏业看着那五个人,这就是雅典夜晚街头常见的流氓,被称做硬条,他们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袭击路人,尤其袭击那些弱小的人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霍特立刻跳下墙,大步向硬条们迈去。

    五个硬条惊讶地抬头,望向小巨人一样的霍特。

    他们愣了一下,停下拳打脚踢,眼中流露出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相互看了看,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“大个子,说话之前,先问问自己的分量。你们三个人,我们这边有五个人!”为首的一个健壮青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两个战士学徒!”另一个人轻蔑地笑道。

    霍特扭头看向依旧站在墙头的苏业。

    那几个人也看向墙头的苏业,但已近深夜,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苏业道:“老人被打得不轻,已经伤到骨头,也就不需要侦测邪恶了。他们对老人做了什么,我们就对他们做同样的事情吧,一人一条胳膊,掰断,撕下来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霍特如同听从将军命令的士兵一样,像铁塔冲向五个硬条。

    那五个硬条面带惊色,缓缓后退。

    但是,等待他们的是难以想象的恐怖攻势。

    霍特一拳直直攻向为首的那个硬条。

    那个战士学徒立刻调动神力,全力以赴迎向霍特的右拳。

    砰……

    一声爆响过后,是清脆的骨骼碎裂声,随后是那个硬条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另外四个人惊讶地看到,头领的整条右臂被直接打爆,整条手臂没了……

    霍特不去管那个惨叫着摔在地上的家伙,对准下一个人,又是一拳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肩膀塌陷,整条手臂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霍特身形一滞,再次出拳,但收敛了一半的力量。

    三拳,四拳,五拳。

    一拳一个。

    五个硬条惨叫着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两个手臂已经离体,另外三个人只是受伤倒地。

    霍特再次望向苏业。

    苏业点点头,一跃而下,稳稳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的力量很强,远超战士学徒,普通黑铁战士根本不是你的对手,接下来继续用硬条来锻炼对力量的掌控。继续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苏业说着,对着老人施展水系青铜魔法,治愈伤口。

    普通的治愈伤口只会在伤口表面出现淡淡的水光,但苏业的魔法落在老人身上,竟然冒出神圣的白光,堪比普通祭司。

    老人的外伤快速愈合,内伤也在缓慢治愈。

    别人看不懂,霍特却充满惊讶,没想到光元素血脉的力量这么强大。

    老人的泪水夺眶而出,他跪在地上,额头触地,低声哭泣着,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感谢的话。

    苏业扶起老人,让老人先离开。

    老人点点头,走了很远,然后再次跪在地上,向苏业磕头。

    敬之如神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霍特心中充满震撼。

    希腊人和其他国度的人不同,除非是特别虔诚的信徒,除非是神灵亲自降临,否则绝大多数希腊人祭祀神灵的时候都只是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希腊人很少双膝跪地。

    但现在,这个老人,连续两次双膝跪地。

    霍特犹豫刹那,走上前,把另外三个硬条的一条手臂生生撕下来。

    五个人惨叫着,很快因为流血过多面色惨白,有气无力躺在地面,用充满恐惧的眼神望着苏业和霍特。

    苏业连续使用五个侦测邪恶,就见五个人身上冒出深浅不一的红光,附着在他们的身体表面,像是一层淡淡的火之风衣。

    每个人身上的颜色都不浅,为首的一人甚至呈深红色。

    霍特用力握着拳头,这意味着,这个人杀过无辜者。

    苏业扫视满脸惊惧的五个人,平静地道:“我是希腊资深将军苏业,对,就是你们最近常听说的那个苏业。我现在主要说两件事,第一,这件事和那个老人无关,如果那个老人遭到任何人的报复,那么事情就会演变成我害死他,而我只能选择复仇,杀了你们五个人!第二,你们既然是附近的硬条,那么应该听说过雷克和他妹妹妮雅的事,我现在要找出当年害妮雅的那些硬条。我知道,他们之中有的被雷克杀死,但还有漏网之鱼。你们现在只要找出一个人,或者提供有效线索,我可以放过你们。如果找不到的话,你们猜猜,我会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业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在那五个人眼中,犹如恶魔。

    不等五个人思考清楚,苏业继续道:“我数十个数,如果数完你们还没有回答,那么,你们会见识到魔法师的力量……”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