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543章 还是太心软
作者:永恒之火      更新:2020-08-04 12:03      字数:4135
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控制所有人,搜!”

    苏业一声令下,九十个神殿战士宛如鲨鱼一样游进贝恩斯家族,苏业和梅德尔斯站在庭院之中等待。

    而倒霉的查尔德被扔在两个人脚下。

    他已经被神术禁锢身体,但眼球仍然能动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中,充满了绝望与哀求。

    但是,苏业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我们一定会查清楚!毕竟,是在针对隐秘祭司。”梅德尔斯为这件事定性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或许我们的行动,被波斯那边的人发现了,所以派查尔德来找我麻烦。”苏业道。

    梅德尔斯看了查尔德一眼,露出细微的厌恶之色。

    这种废物都不配当波斯人的间谍,但是,他明白苏业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说的对,如果在诸神发下征召令的时候,有人勾结波斯人,那神殿必将夷平整个家族。”梅德尔斯道。

    苏业瞥了查尔德一眼。

    查尔德额头冒出细密的汗水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接一个贝恩斯家族的人被魔法绳索绑住,押到庭院中。

    包括贝恩斯族长。

    他们满脸的慌张和疑问

    强如英雄家族,在面对智慧女神殿的时候,也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哪怕贝恩斯族长是一位献祭得来的传奇战士,在看到银鸽冠的一刹那,也熄掉逃跑或反抗的念头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队长跑过来报告道:“所有人员已经抓捕完毕,正在进行仔细搜查。”

    “仔仔细细搜查,一点罪证都不能漏掉。”苏业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贝恩斯族长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查尔德,惨然一笑,道:“尊贵的隐秘祭司,尊贵的梅德尔斯主祭司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劳烦两位来我贝恩斯家族。”

    苏业淡然道:“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你的儿子查尔德要揭露我这个隐秘祭司的身份,或许是跟波斯人有什么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贝恩斯族长面色一变,对一个英雄家族来说,一个嫡系成员背叛希腊不算什么,大不了流放十年,然后改名换姓回来,或者去其他城邦生活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时候却不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,隐秘祭司涉及到神殿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,这个畜生的所作所为和我们家族毫无关系,我相信神殿一定能做出公正的判决。”贝恩斯道。

    苏业道:“我现在很想知道,查尔德背后的指使者是谁。”

    苏业看向梅德尔斯,梅德尔斯一抬手,解除部分禁锢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梅德尔斯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查尔德。

    查尔德扭头看向父亲,哇地一声大哭起来:“父亲,我对不起您,我对不起您,我一定是被魔法控制了身体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苏业对准查尔德的脸狠狠踢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查尔德惨叫一声,鼻血流淌。

    “在这种时候,就不要说这些谎话了。告诉我,是谁指使你来针对一个隐秘祭司。”苏业道。

    “律令:吐真术!”梅德尔斯指向查尔德施法。

    白光闪过,没入查尔德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是谁指使你找我麻烦的?”苏业问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怪异的一幕出现,查尔德的舌头竟然打了结,喉咙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堵住,根本没有人能听清他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波斯的神殿祭司的力量。”梅德尔斯怪异地看了苏业一眼。

    苏业轻轻点头,面不改色,心中却无比警惕。

    这件事绝对跟波斯神殿无关,那么梅德尔斯的意思很明显,有其他希腊神殿的人在针对自己,不,应该是想毁掉自己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哪个神殿?是之前那些降下神赐而我却没有献祭奖杯的神殿?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小心得罪的祭司?”

    “是猎巫会的人?”

    事情的结果,远超苏业原本的预料。

    很快,查尔德的舌头恢复正常,他有气无力道:“你们不要白费时间了,哪怕我想说,也说不出来。我认罪,但请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和家族,他们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底下有无辜的贵族?”苏业反问。

    整个贝恩斯家族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苏业又转头问梅德尔斯,道:“如果隐秘祭司遭到恶意攻击,神殿会如何判定?”

    “渎神。”梅德尔斯道。

    查尔德身体一颤,眼泪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贝恩斯族长目光暗淡,花白的头发好似随时能掉落。

    一些贝恩斯家族的人突然低声哭泣。

    “把所有人都赶走,只留下这父子二人。”苏业道。

    神殿战士立刻驱赶其他人到一处屋子中。

    “查尔德,你为什么要渎神?”

    查尔德身体一颤,慌忙道:“苏……不,尊敬的隐秘祭司大人,我如果知道您是隐秘祭司,绝对不敢这么做。真的,真的!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隐秘祭司不该死,我苏业就该死了?”苏业冷笑道。

    贝恩斯族长惊讶地望着苏业。

    查尔德哭丧着脸道:“苏业阁下,我向您致以最诚恳的道歉。我是被迫做了不该做的事,但我真的不敢对抗神殿啊。”

    “被迫?哪个婊子养的站在高台上当众说是主动找我麻烦的?嗯?”苏业冷冷地盯着查尔德。

    查尔德愣了一下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苏业抬头看向贝恩斯族长,道:“你们家族的人很有意思啊,明明子侄被罗隆杀了,不找他报仇,不感谢我这个杀了罗隆的人,反而要害我。”

    贝恩斯族长张开口,用干涩的声音道:“我代表贝恩斯家族向您道歉。实际上,这件事与我们家族无关,我可以接受魔法或神术的拷问,我绝对没有针对苏业阁下的意图。只不过,查尔德太蠢了,也太自大了,总是沉浸于虚幻的荣耀之中,也被那些狐朋狗友欺骗。如果我所料不错,他只是被人当矛使了,真正的罪魁祸首,绝对不会是他。”

    苏业突然道:“我听说查尔德和安德列很好。”

    在说完的时候,苏业突然看向查尔德。

    查尔德脸上闪过一抹慌色,但随后,他的表情瞬间变化,成为一张面无表情的面孔。

    梅德尔斯与贝恩斯恍然大悟,心中暗惊,这哪里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,简直就是一个老奸巨猾的阴谋家。

    那个不知名的神殿祭司封禁了查尔德对相关秘密的有意识反应,但无法封禁没有针对性的无意识反应。

    苏业没有审问查尔德,而查尔德的反应也没有回避苏业,所以他自然出现变化,这时候,神殿的神术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只有在查尔德意识到苏业的用心后,意识到自己可能会暴露安德列后,神殿的神术才突然出现,抹平一切痕迹。

    但恰恰暴露了。

    苏业如同发现凶敌的狮虎,微微眯起眼,又很快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,安德列就再次对我出手,他真是迫不及待啊。不对,他手段老道,刚犯过一次严重的错误,不可能蠢到这么着急再犯,除非是被外力胁迫。嗯……如此看来,某个势力怕我继续做大,所以找上安德列,而安德列则利用了查尔德。到底是哪个神殿呢?”

    “我,要不要凭借隐秘祭司的身份,直接杀了安德列?”

    苏业不断在脑海中思考。

    苏业暗中使用魔法传音道:“梅德尔斯,能帮我找到安德列吗?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请神殿的祭司帮你找。”梅德尔斯说着,拿出洁白的魔法书,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很快,梅德尔斯暗中传音道:“失败了。安德列被神秘神殿的力量庇护。我们甚至探查了安德列所在的特罗斯家族,他并没有在里面。现如今,哪怕柏拉图大师也无法查到他,除非神灵化身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准备的很周全啊,那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苏业轻声一叹,自己还是太善良了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狠毒一点,在得到隐秘祭司身份的那一天,直接杀到安德烈家,便不会遇到今天的事。

    “下一次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!或者说,现在知道并不晚。”

    苏业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自己并不想这样。

    但是,不得不这样。

    “贝恩斯族长,想必你已经清楚,有人指使查尔德害我。而这个代价,是你们整个家族承受不起的。你想一想,在波斯大举进攻希腊的时期,为什么女神会神赐我隐秘祭司的身份?”苏业道。

    贝恩斯略一思考,沉声道:“既然是神赐,而不是神殿寻求你的帮助,那一定是苏业阁下做出了什么对希腊有功的事情,但女神不宜当众宣布,所以暗中赐给你隐秘祭司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那么,你觉得,我的功劳,只是短暂的,还是需要两国正式交战才能起效?”苏业问。

    “您既然这么说了,那说明,您对未来两国之战非常重要。”贝恩斯族长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告诉我,我如果执意要铲除贝恩斯家族这个大隐患,智慧女神殿会怎么做?其他神殿管不管?”苏业问。

    贝恩斯族长愣在原地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查尔德呆呆地看着苏业,越想越心惊,越想越后悔。

    “苏业,你杀了我吧!求求你杀了我吧。你放心,我的家族绝对不会找你寻仇的,真的,绝对不会!我们错了一次,不会错第二次了。我们英雄家族屹立不倒,族长一定不会做蠢事的,苏业,对不起,我不该害你……”

    查尔德说着说着,哭出声,然后不断以头撞地,恨不得死在当场。

    贝恩斯族长眼圈一红,想要弯腰扶起儿子,但最终站定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隐秘祭司阁下,我们接受您的惩罚。”贝恩斯族长的底气被彻底扎破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