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二十四章 简陋
作者:更俗      更新:2020-02-14 16:23      字数:5752
热门推荐:
    除了郭建,谁都没有见过伊波古村采金点最初时的模样,而郭建这次却只能先留在隆塔,曹沫猜他估计心脏都快气炸了吧?

    谢思鹏、许盛、许凌以及宋雨晴都是第一次到采金点,以他们的目光,采金点还是太简陋了。

    谢思鹏到卡奈姆之后,参观过黄金产区的几座矿场,但那些都是欧美公司在卡奈姆经营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、采用一套岩金开采设备就价值上千万美元的现代化矿场,哪里是伊波古金矿能及的?

    看着谢思鹏风情小秘以及许盛侄子许凌一脸嫌弃的样子,很不满曹沫之前的遮遮掩掩,看曹沫的眼神,就像是看一个将馊馒头藏起来怕人偷的乞丐。

    曹沫也清楚这里实在是太简陋了一些。

    为积累资本,采金队每天的主要工作还是岩金开采及砂金淘选,剩余出来不多的人手,又没有工程机械设备,在矿区的基础建设上,能做的事情太有限了。

    除了还没有彻底修通的便道,目前曹沫主要还仅是在原工棚区域,平整出八九亩、五千多平方米的空地来,用于后期的建设。

    砂金机、小型制砂机、碎石机、油锯加起来有八九台,名义上算是租借给矿上的设备,都是很简单、很小型的,也占不到多大的场面;昨天夜里刚下过一场暴雨,平整出来的场面还显得很泥泞、凌乱。

    木作加工房、柴油发电机房、材料配件仓库,都是草棚。

    为了防火,曹沫在草棚内侧,抹着厚厚的一层粘土,屋顶上再遮覆一层铁皮。

    曹沫与卡布贾、奥韦马等人吃住在矿上,建了三间木屋当宿舍。

    厨房,也只有几只大柴油桶做的简易灶,搭在一座草棚下,员工上工前用餐以及中午用餐,都没有餐厅。

    几十号人,天晴就在场地上露天用餐;下雨就挤到木作加工房下的草棚下用餐。

    没有挖掘机,爆破下来的碎石以及砂金土,都是当地的小推车运到设备的进料口——当然,工人也都穿得破破烂烂的,没有什么劳动防护措施。

    “曹老弟,你这里的条件还真是有点艰苦啊!”谢思鹏拍着曹沫的肩膀笑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这样,我那几台小设备,能让人家看上眼?”曹沫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沫打定心思要在这里扎根,不是不想进一步加快矿区的基建投入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一步登天的想法,整理出场地出来后,前期从防火的角度考虑,就想着先建发电机房以及设备仓储用房,但曹沫前些天到隆塔市镇着手采购水泥等建材,却狠狠的受到嘲讽。

    卡奈姆没有工业生产能力,基建投入又逐年加大,导致卡奈姆的建材这两年水涨船高。水泥价格高得离谱,普通水泥一吨就需要二百美金,差不多是国内的三四倍。

    隆塔也有砖窑,但烧出来的砖,质量太差了,拿手指都能扣出洞。

    曹沫严重怀疑国内电视里那些表演徒手劈大砖、脑门砸砖的,都是专门从非洲进口的砖头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就是伊波古村附近,找不到一家成熟的基建包工队。

    勉强从隆塔南部找到一家基建队,跟人家经理一谈,曹沫发现人家的专业素养,还不如他一边从网上下载资料学习,一边摸索着实践呢。

    残酷的现实就迫使曹沫放弃之前的想法,只能从现有的简陋条件,重新思考去怎么因陋就简的利用现有资源,去建设矿区。

    没有正儿八经的建筑设计师,曹沫决定自己干。

    没吃过猪肉,谁还没有见过猪跑啊?

    好在紧要建的几栋平层建筑,比如发电机及设备材料仓储用房,结构都很简单;位于丛林深处,主要考虑防火防潮,不去考虑抗震、防风的因素,曹沫鼓捣出一份设计图纸,上网传给国内一名搞建筑的网友看过,认为还不离谱。

    在钢筋水泥以及汽油、柴油都是国内数倍价格的卡奈姆,现代化的厂房,是曹沫此时压根不会去考虑的。

    单层的设备仓储用房、发电机房,对结构强度要求也不严格,也没有什么复杂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地制砖技术不过关,但石料是充足的。

    随便多爆破一些下来,用来砌建石墙正合适;然后在石墙上架木梁、铺铁皮屋顶,作为设备仓储用房,前期也够用了。

    水泥太贵,曹沫上网查到一个讨巧的办法,就是用当地的火山灰与石灰混合搅拌,可以当作建筑粘合剂使用。

    即便火山灰从制砂机里过一遍,粒度也远远达不到普通水泥的标准,差两三个数量级呢,但是用来砌三四米高的石墙,还是够用的。

    考虑当地雨季常有倾盆暴雨,曹沫只打算狠心买了几吨标准水泥用于打地基。

    除开建材及其他工业品,隆塔地区的劳动力则是相当的低廉,所以曹沫决定自己组建一支正式的基建队。

    曹沫这段时间整天在奥韦马、波图他们面前唉声叹气,抱怨矿上的人工成本太高了,将金矿本来还能剩得一些的盈利都吃光了。

    他没事就找奥韦马商议,是不是应该狠狠心将多出来的人手清退回家。

    奥韦马像只老母鸡似的护崽,当然不愿清退任何一个部落里的工人。

    曹沫就退而求其次,要求奥韦马将一些偷奸耍滑又或者年纪过大、体力跟不上,以及实在是大字不识一个,稍复杂一些的体力活都干不顺溜的人,都编到临时工组,拿正式员工三分之一左右的工资。

    而腾出来的名额,从部落里挑选接受过基础教育甚至初等教育、又老实肯干事的青壮年进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看,矿区从部落里雇佣的人手非但没有减少,反倒一下子增加十几二十个了,奥韦马自然就乐意了。

    他却没有想到在采金队之外,曹沫专门组织起负责场面平整、便道拓宽的基建队,正式工、临时工,九月上旬加起来都有三十多人了。

    谢思鹏他们进矿上,刚下过一阵雨,基建队都停了下来没干活,也不会到采金作业区帮忙,懒懒散散,整个矿区就像是完全没有劳动纪律的样子。

    基建队有了,设备仓储用房也简单设计出来,用地也平整好了,但问题是曹沫接手伊波古金矿时间还是太短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事都要付之实施,不仅需要时间,多多少少也需要额外投入资金。

    曹沫将手里的资金都用到极限,金矿产生的每一笔盈利都源源不断的投入进来,但就两三个月时间的积累,盈利积累十分有限,不可能将所有事都办完了。

    想要加快基建速度、并快速扩大采金规模,谢思鹏这二十万美元是必不可缺的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过矿区简陋的条件,谢思鹏这时候也理解曹沫急切借钱添加设备的心思,当然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,还是考察伊波古金矿的岩层地貌,以便能缩小周边地区的勘测范围。

    这是最便捷的方式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他们就只能从国内聘请专业的勘测队过来。

    到时候花费极高不提,还会涉到他国矿藏勘探权限的问题,程序上的复杂程度,就远非他们这种五六百万人民币的矿业投资能撑得起来。

    许盛、谢思鹏他们提出要到处走走,还要拍摄一些图片资料,曹沫都给予方便。

    矿上的劳动纪律管理还是不过关,不仅基建队这时候没事干,采金作业区看到外人进来参观,很多工人都嘻嘻哈哈停下手里的事看热闹。

    好吧,曹沫彻底不用担心谢思鹏他们能看出矿上的真实产量,但他还是默默拿出小本了,将几个特别跳得欢的工人记下来,改天就让奥韦马将他们转临时工组去。

    娘稀匹,想盗窃资本家的薪水?

    谢思鹏他们近距离跟矿上的工人接触,曹沫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反正从奥韦马到厨娘,都知道这里是菲利希安家族采金矿业公司的地盘,他们还是在满心热切的为菲利希安家族服务。

    他与老酋长的合作协议,也就卡布贾、露西两人清楚详情。

    他就陪宋雨晴坐在鹿角川河畔的木屋前聊聊天。

    这座木屋不大,矿区稍稍往里一些,紧挨着鹿角川的河岸,可以居高看到便道进矿区的路口以及整个矿区的作业情况。

    三间卧室,一间曹沫住,一间卡布贾、奥韦马住,一间由夜间轮流看守矿区的员工睡通铺。

    伊波古村北面的原始丛林,木料自然不缺。

    木屋是国内吊脚楼的样式,用十多数根柱子,将房子整体提高到距离地面有近两米的样子,既可以防潮,也可以防蛇虫。

    房檐前的阳台还铺出两米宽的木地板,简单用火烤焦进行防腐,打磨光滑,席地而坐,远近都是卡奈姆西北边缘的莽莽森林与青黑色山嵴,算是整个矿区条件最好、视野最开阔的建筑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里条件可是够艰苦了,没想到你这么小的年纪,都能熬下来……”宋雨晴感慨的打量这一切,心想不要说进入这里创业要操心太多的事了,心想曹沫这个年纪的普通青年进来工作,都会承受不了这里的艰苦吧?

    八月下旬的卡奈姆,虽然还是雨季,但白天还很闷热。

    曹沫却穿着牛仔裤、靴子,长袖衬衫外还穿着防雨冲锋衣。

    曹沫这除了一朝被蛇、十年怕井绳外,更主要还是防蚊虫叮咬。

    宋雨晴她们进来涂抹防蚊虫的药水,但只是短时间有用。

    而虽然说宋雨晴跟曹沫同样都是穿牛仔裤,曹沫的牛仔裤磨损严重,还沾染洗不净的油污,脏兮兮的,而宋雨晴的牛仔裤,作用似乎只是为了衬托双腿的修长、结实,与白色跑鞋相形益彰——当然,曹沫还是喜欢看宋雨晴被牛仔裤包得圆滚滚的臀部。

    “是人就想着要出头,但又没有亿万家产等着我去继承,我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曹沫摊手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木屋却很别致啊,坐这里能看到风景也美,”宋雨晴伸了一个懒腰,狠狠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,笑道,“我还一直梦想着能在原始森林里有一座木屋瞭望苍穹,没想到你倒轻而易举的实现了这个梦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雨晴姐要喜欢,也可以过来建一栋木屋啊,这里啥都缺,就木头不缺,人工也很便宜!”曹沫笑着道。

    除了柴油机发电以及油锯的成本并不廉价之外,伊波古村北部的丛林里,到处都是参天大树。

    曹沫要砍伐几棵树造房子,老酋长菲利希安会跟他额外收钱?

    曹沫伐木锯木板时,很有环境意识,避开那些生长有上百年,甚至数百年的老树,专挑些二三十年树龄的大树下手;他绝不肯承认这主要是手工具简陋,就算能将两三人抱的大树砍倒下,都没能力拖回去加工。

    除了大树随便砍伐外,卡奈姆的劳动力,也是难以想象的廉价了。

    曹沫给采金队的工人,包括免费供应的两餐在内,每月综合下来每人仅需要支付五十美元的成本。

    而这在隆塔地区,已经是体面得不行的工作了。

    就仿佛零四年在国内,边远县城的农民工都能月薪上万似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,那要多少钱,地皮要不要租金?”宋雨晴很动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面积不要很大的话,就为看星星,一间小木屋,木料、人工成本,两千块钱——两千是人民币,不是美金。地皮的话,仅仅是建屋来住,一年给个十美金租金,让我从里面也赚点……”曹沫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那可就当真了啊!”宋雨晴很认真的问道,“怎么会这么便宜,德古拉摩的房价跟租金,比国内可不算太低啊!”

    宋雨晴到德古拉摩后,心思还是在公司业务上,对卡奈姆的经济、社会发展,缺乏关注的兴趣;同时也担心地方上的治安,没有融入当地社会的心思。

    即便她到卡奈姆也有半年,但很多深层次的事情,了解还不够深。

    当然,曹沫也是在接手伊波古金矿之后,对当地才一步步更深的去了解,之前也主要停留在跟卡布贾、露西他们学约鲁巴语的程度上。

    许盛、谢思鹏他们在采金石周边到处溜达,一时半会还不会回来,曹沫总得找些话题跟宋雨晴聊,便耐心告诉他了解到的一些更深层次的情况。

    建材昂贵,人工低廉,木料充足,而作为岩金开采的副产品,曹沫手里的砂石当然也是富足的。

    然而砂石除了铺路,在建造方面,却不能单独拿出来用——在卡奈姆,水泥真特么用不起。

    而卡奈姆一切人力能直接生产的,或自然所赐的富裕资源,却都相当廉价。

    隆塔地区,不缺河砂;细石子即便基本上都是人力砸出来的,但人工太便宜了,价格也不贵。

    除了森林以及砂石资源外,隆塔地区也盛产浮石、石灰石、火山灰等制造水泥的原材料,但没有足够的电力供应,想搞水泥生产就是做梦。

    而大型的电厂、电网建设,非要地方乃至联邦政府下决心投入才有可能实施。

    德古拉摩作为旧都,又是卡奈姆经济最发展、最繁华的都市,是有新的电厂在建设中,但这跟六七十公里之外的隆塔以及伊波古村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德古拉摩属于奥贡州,隆塔属于奥约州,卡奈姆作为联邦制国家,两个州都有立法权,而两州议会又分别由分歧极大的不同政党所主导。

    想要从奥贡州的德古拉摩,接一路电网进入奥约州的隆塔地区,这比国内不同地区间的合作,要困难得多了去……

    听曹沫侃侃而谈,宋雨晴惊讶的打量起他:“你才多大年纪,怎么知道这么多?看来你一个人还真能管理这座矿,以前我还以为你在死撑呢……”

    以往算是比较亲密的同事关系,同住一个屋檐下,但平时除了工作之外,聊天也多会谈国内发生的一些事情甚至明星八卦、家长里短。

    宋雨晴没有意识到这近三个月承接伊波古金矿的实践,对曹沫进一步认识当地有多大帮助,还以为他从来都对卡奈姆有极深刻的研究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