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280 大不了当老赖!
作者:九灯和善      更新:2020-06-29 22:06      字数:2884
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苏兄弟,我这箱子可是邪门的很的,你可是要考虑好。”

    陈枫看到苏晨眼神闪烁,连忙在一旁劝说。

    作为赊刀人,如果是其他人要做交易,他是肯定不会阻拦的,因为一旦交易达成,对他也是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赊刀人的实力提升靠的不是他自己去修炼,靠的就是让人和箱子达成的交易次数,达成的交易次数越多,交易的难度越大,他的实力提升的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“我先问问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吧。”

    苏晨看着陈枫的那个箱子,陈枫也不再说什么,表情变得严肃,手放在箱子上抚摸了一会,随后目光看向苏晨,示意苏晨可以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活着离开死城并且不被那老妖婆给追杀,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?”

    陈枫沉默了那么片刻,半响后摇了摇头说道:“这个交易箱子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不了吗?”

    苏晨倒是没觉得意外,首先这古城就很神秘,而且那老妖婆还是十八品的强者,自己这要求确实是有些艰难。

    “我要在古城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苏晨降低了要求,这一次陈枫沉默了一会后点了点头答道:“箱子说这个交易可以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?”

    “箱子没有回答,这属于特殊交易,这种交易需要付出的代价是未知的,只有在箱子完成你的要求后,才会知道需要付出什么代价。”

    陈枫脸上有着苦笑,特殊交易就已经是说明了难度了,而且最后需要付出的代价到底是什么也是个坑。

    “要是外人我就不管了,不过苏兄弟,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达成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陈兄,不交易的话你觉得我们还有的选择吗?”

    苏晨摇了摇头,不过他心里也是有了心思,田老头说过,和赊刀人交易,最后履行合约的执行人还是赊刀人本身,到时候自己大不了躲着陈枫就是了。

    田老头能做,自己也能做的嘛。

    “交易需要什么仪式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仪式,只要你答应了,这交易便算是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苏晨点了点头表示答应,陈枫则是将手又一次放在箱子上,隔空画着一个符文,下一刻,箱子表面出现了光芒,这光芒持续了片刻便又消散。

    陈枫的表情也是变得有些古怪起来,看向苏晨说道:“按照箱子传达出来的意思,是让我们两个人扛着它朝着古城中心位置走去,走进那塔楼,我们便算是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“扛着它走进塔楼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苏晨突然有一种自己被坑了的感觉,而且还是柳树树苗和这箱子联手坑自己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至于,柳树树苗和箱子一开始就不对付,不会联手坑自己,除非这两家伙从一开始遇到的时候,就在自己面前演戏布局了。”

    苏晨把脑海中的这想法给挥斥掉,柳树树苗和箱子又不知道自己会遇到眼前这情况,那个时候自己只是一个弱鸡,这两位没有演戏坑自己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按照它说的做吧。”

    迈步走到陈枫跟前,苏晨和陈枫一人抬着箱子的一角,一前一后便是朝着古城中心位置出发。

    行走的时候,苏晨和陈枫两个人行走的时候很小心翼翼,因为当初他们在外面看的时候,可是看到那些强者是莫名其妙的就死掉了,这古城里面必然是暗藏着未知的危险,得时刻防备着。

    当走过一条街道的时候,苏晨和陈枫停下了脚步,因为在他们前面便是有一位老者,此刻正站在街口不动,显然是在思考该往哪个方向走。

    苏晨和陈枫的脚步声也是引起了这老者的注意,老者回头看到苏晨和陈枫的时候,脸上有着诧异之色,尤其是苏晨和陈枫两个人此刻还扛着一个箱子。

    “你二人也进来了?”

    老者认出了苏晨,苏晨虽然只是十三品,但他也才只是十四品而已,对于道盟这位麒麟子,他自然是有过观察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也想看看能不能遇到机缘。”

    苏晨嘿嘿一笑,满嘴谎言,他自然不会告诉这老者外面的情况,也不会告诉老者他们这一批进入古城的都已经是死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哼,机缘岂是那么好得的,老夫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冷哼一声,正要以教育口吻训斥苏晨和陈枫,不过这时候,那街道口拐角的建筑里,突然伸出了一只手,一只石手。

    实手出现,就如同捏泥人一般,直接是把老者给握在了掌心中,等到石手伸开的时候,老者便是倒在了地上,而石手则是收回了那门内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的苏晨和陈枫两人是心悸不已。

    两人都看清楚了,这只石手并不是把这位老者给捏死的,这一握是直接抽走掉了老者的三魂七魄,也就是说老者只剩下了一具没有魂魄的躯体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些人是这么死的,只不过我们在外面没有看到这只石手。”

    陈枫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看向街道两边那些房屋的时候,眼神中有着深深的忌惮之色,这古城里那么多房屋建筑,谁知道哪一道门后面就会伸出一只手。

    老者倒在地上不过几秒,下一刻一道身影的出现又让苏晨和陈枫两个人屏住了呼吸,生怕呼吸声大了点吸引到对方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猾褢,出现在了两人的前面。

    此刻苏晨和陈枫两人离着猾褢只有十米不到的距离,如此近的距离让得两人可以清楚的看到猾褢身上的每一根毛发。

    猾褢大概三米多高,脚步走的很慢,此刻蹲下身子正在咀嚼着那老者的尸体,那咔擦的骨头碎裂声让得苏晨和陈枫两个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都是人类把其他动物当做美味食用,现在这猾褢却是把人类当做了美味,这种反差让得两人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一具尸体,不到三分钟便是被猾褢彻底吞食干净,吞噬完尸体,猾褢站起了身,不过苏晨这个时候却是注意到了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在猾褢站起身的时候,它的背上多出了一根毛发,猾褢浑身都是毛发,而苏晨之所以可以发现的了这个细节,是因为这跟毛发刚长出来的时候是黑色,但很快便是变成了白色,和其他毛发一样。

    “吞噬一个人类增加一根毛发,要是这样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苏晨为自己的这个发现和猜测而感到震撼,猾褢浑身毛发多如牛毛,那岂不是意味着它吞噬掉的人类尸体不计其数?

    “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,与其说猾褢是灾难的前兆,不如说猾褢知道会有大量的死人,提前出来搜寻美味食物。”

    吞掉尸体的猾褢站起身,并没有回头看苏晨和陈枫一眼,似乎在它眼中只能够看到死人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等猾褢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街道拐角,苏晨和陈枫两个人才敢松口气,两人心情都显得有些压抑,不管怎么说,看到同类这么被吞噬,心里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