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0463章 我不是随便的男人
作者:李闲鱼      更新:2020-06-30 00:18      字数:6925
热门推荐:
    军师让大师下本钱。

    可是这世上不管是哪一种货币,不都有假币吗?

    这事,使用假币就行了,没必要用真币。

    大师很讲诚信,但那也得看人。

    比如杜林林找他借钱,他就讲诚信,真金白银想借多少给多少。

    跟这个比潘金莲还坏的女人,讲什么诚信?

    赎罪?

    我赎你妹的罪。

    这世上的罪孽真有这么好赎,忏悔一下就搞定了,那对那些遵纪守法的良善之人还有什么公平可言?

    “李,怎么没声音了?”莎尔娜的声音,有点着急,还有点困惑。

    李子安对着隐藏在领口里的微型接收器说道:“你们都进来吧,我给她下药了,她昏迷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他没有戴机关戒指,却在掏香的时候往香头上偷偷糊了一颗止行膏小药丸,打火机点燃檀香的时候,在尼娅雅度这里他就毫无诚信可言了。

    莎尔娜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李子安将那根质量很好的松紧带归还原位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瘫在沙发上的尼娅雅度。

    月亮半遮半掩。

    两只车前灯还处在通电状态下,灯光雪亮。

    李子安摇了摇头,也把尼娅雅度的民族服饰整理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刚刚整理好,莎尔娜就推开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莎尔娜看了李子安一眼,又看了莎尔娜一眼,讶然道:“说好的美男计,你却给她下药,她醒来之后你该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李子安说道:“这事你就别管了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莎尔娜耸了一下肩:“你可以让她相信你是什么灯神转世,可是你没法在这件事上让一个女人相信你,因为她醒来之后会很清楚她有没有被男人碰过。”

    李子安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的军师,关于她有什么特殊癖好的猜想也越来越强烈了。

    “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干什么?这个女人是婆罗门种姓,肤白貌美,还这么年轻,没有生过孩子,你们男人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女人吗,而且你也不吃亏,为什么你在关键的时刻给她下药?”莎尔娜发出了灵魂拷问。

    李子安淡淡地道:“我不是随便的男人,这种女人我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莎尔娜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,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笑,有点奇奇怪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子安也不想跟她在这件事上过多议论,他转移了话题:“尼娅雅度和阿米尔尚都被我下药了,好几个小时后才会醒来,我们一下这座别墅,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莎尔娜说道:“孟刚关闭了他的接收器,他在外面,我去叫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就让他在什么盯着吧,我们俩搜搜就行了。”李子安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就从这间屋子开始,我先看看床头柜。”莎尔娜往床头柜走去。

    李子安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两秒钟后,观星意识升空。

    星空暗蓝,繁星若尘。

    紫微星耀耀生辉,两颗将星陪伴左右,也都星光四射。

    天之四灵在其位,自有规律在其中。

    奎宿回头虎口开,天大将军挡路前。

    那凶兆依旧,而且凶气不减,甚至比第一次观星时还有强一些。

    李子安的心中一片困惑:“天大将军挡路钱,阿米尔尚已经被打了个半死,可这星相怎么还这么凶,难道阿米尔尚不是天大将军,而是另有其人?”

    突然,紫微星背后,一片星云里一颗星辰迸射出了一片星光,很微弱,没能穿透星云,就连那颗星也若隐若现,难以看清。

    这又是一颗将星。

    虽然凶兆不改,前路有险,但一颗新的将星呼之欲出,这却是一个好兆头。

    观此星相,或可借这颗将星破局。

    观星意识倒转向下,世界的屋脊转瞬逼近,转瞬进入山脚下的别墅,在底层炸开。

    观星意识能量所过之处,一切皆在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呈现出来,正撅着满月在床头柜里翻东西的莎尔娜的身体,还有瘫躺在沙发上的尼娅雅度的身体,以及躺在床上的阿米尔尚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等于是吃了两口砂糖,然后吃了一口沙子。

    床下的空间也没能逃过观星意识能量的鹰眼,床下趴着一只壁虎,还有一条女人穿的袜子,也不知道被人遗忘多久了。

    衣橱后面,一只隐藏在墙壁里的保险柜在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呈现了出来,可是观星能量自爆的能量潮汐能钻进墙壁的缝隙,却不能钻进那保险箱之中,无法看见那保险箱之中装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鹰眼侦查结束,李子安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莎尔娜才刚刚把两只抽屉翻完,她失望的摊了一下手:“只有一些内衣和袜子,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,我再看看床下。”

    李子安正想说不用看,可莎尔娜已经跪了下去,双肘撑着地面,撅着满月,将头贴近地面去看床下。

    这姿势真的很好看。

    还赠送了额外的风景。

    那调皮的骆驼又来了。

    李子安呆住了,他很难说服自己把视线移到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莎尔娜很快就看清楚了床下的情况,一只壁虎,一只袜子,她有些失望的回过了头来,然后就看见了李子安正看着她。

    大师的眼神很特别。

    莎尔娜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跟着就从地上爬了起来,羞恼的瞪了李子安一眼。

    李子安假装什么都没发生,一本正经的往衣橱走去。

    莎尔娜看着李子安,视线四十五度斜下,看了一眼,跟着就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,她的脸颊一秒钟的时间里就多了一抹红泽。

    李子安也不想这样,只是尼娅雅度纠缠了他那么久,他的灵魂固然正义且纯洁,可是身体却会条件反射,被刺激到了什么地方,什么地方就会有反应。

    这是避免不了,就像是膝跳反应,你拿锤子敲你的膝盖,不会把别的什么东西翘起来吧,只能是膝盖。

    被发现了就被发现了吧,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李子安走到衣橱一侧,伸出双手将衣橱往旁边推去。

    刚才的鹰眼侦查里,他对衣橱和保险柜的情况已经了如指掌,衣橱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机关,要想把保险柜露出来,那就只能将衣橱推开。“你在干什么?”莎尔娜走了过来,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隐藏在墙体里的保险柜就曝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她反倒不惊讶了,因为她想起了李子安帮她找到她父亲给她留下的那张纸条。她的父亲鲍勃把那张纸条藏在了床腿的木疙瘩里,李子安都找到了,更何况是藏在床下的钱和衣橱后面的保险柜。

    保险柜的规格是8060,对于一个家用保险柜来说,这算是一个大家伙了。

    保险柜上的logo上有德文,是德国货,没有锁孔,只有密码盘和采集指纹的触摸屏。

    指纹好解决,阿米尔尚和尼娅雅度都在这房间里,随时都可以把人拖过来采集指纹,但是密码就不好搞了。

    “莎尔娜,你能解开这保险柜的密码吗?”李子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莎尔娜摇了一下头:“网络上的密码我知道怎么破解,但保险柜上的我就不知道了,它又不联网。不知道孟刚有没有办法,我去叫他下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子安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莎尔娜离开房间之后,他试着抓着不锈钢的金属门把,运起真气往外拉拽。

    保险柜的门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他又握拳往保险柜的门打了一拳,结果还是不能打开,倒是把拳头震得发麻。

    孟刚跟着莎尔娜来到了这个房间之中。

    李子安开门见山地道:“老孟,你能开这保险柜吗?”

    孟刚走了过来,看了一眼,然后摇了摇头:“我不擅长这个,不过我可以制作一个炸弹炸开它,需要我炸开它吗?”

    李子安说道:“你一炸全村人都知道了,而且有可能会炸坏里面的东西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出去看着那两个卫兵,我会把接收器打开,有事你说话。”孟刚又出去了。

    保险柜前又只剩下了李子安和莎尔娜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不如让我试试吧。”莎尔娜说。

    李子安说道:“你不是说你不会开吗?”

    莎尔娜说道:“我想起了阿米尔尚和尼娅雅度的生日,让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李子安点了一下头,让开了位置。

    莎尔娜在密码盘上输入了阿米尔尚的生日,保险柜没动静。

    她随后又输入了尼娅雅度的生日,保险柜还是没动静。

    李子安笑着说道:“看来你脸很黑,还是算了吧,我想办法从尼娅雅度的身上套出密码吧,我的她的灯神,她肯定会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灯……”莎尔娜跟着又在密码盘上输入了英文单词“light”。

    嘀!

    一声轻响之后保险柜的金属门里传出了机械部件运动的声音,随后门弹开了。

    保险柜里的东西曝露了出来,那是一摞又一摞的美刀,差不多装满了整个保险柜,另外还有一些珠宝首饰、文件袋和护照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莎尔娜拍了一下手,激动地道:“这不就开了吗?”

    不愧是黑锅公司里智商最高的人物。

    李子安笑了。 电脑端::/

    他这算是被当场打脸了,但是这脸打得他高兴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