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515 大闹林家 为炎夏总星将的皇冠第43次加更
作者:抚琴的人      更新:2020-08-03 11:53      字数:4445
热门推荐:
    上京,武曲宫。百度搜索文学网,更多好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杨府。

    任凭杨素琴的哭声再惨烈,杨大帅也始终不为所动,一双眼睛从头到尾布满阴沉。

    直到陈冬被押出去,杨大帅才把身边一个警卫员叫过来。

    “一路上,只要他肯露出悔意,就立刻将他给带回来。”杨大帅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警卫员问:“如果陈公子一直不后悔呢?”

    杨大帅沉默一阵,说道:“那就把他送到林家去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杨大帅转身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陈冬之前甩了林宇航二十个耳刮子,林宇航最多就是原模原样地还回来,难不成还杀了自己的外孙吗?

    让这小子吃点苦头也行,否则他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“看好素琴,别让她出去了!”

    房间里,传来杨大帅冰冷而洪亮的声音。

    杨素琴立刻被拉回了某房间里。

    警卫员则急匆匆奔出门去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杨子健也悄悄地出去了……

    杨管家死了后,虽然杨大帅对杨子健更好了,但杨子健的心中依然充满了气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陈冬,他的父亲不会惨死!

    现在陈冬倒霉,他怎么能不去看一看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京,林家。

    作为六大家族的下三族之一,虽然不如上三族那么实力强大,但在上京也是响当当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在政界的影响力,甚至可以辐射整个炎夏大陆!

    但这几天,林家家主林文斌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因为他儿子林宇航被人抽了整整二十个耳光。

    别说他儿子了,就是整个林家,也没受过这种侮辱!

    但没办法,杨大帅有意包庇,整得林文斌是一点办法都没。

    那毕竟是军界的大人物……

    这事说大不大,因为这么点事去找上三族或是当今圣上,说实话也不是太值当。

    所以这事就成了林文斌心中的一根刺,并不影响什么但又憋得难受,不吐出来又不痛快。

    这天夜里,他正在床上辗转反侧,一名下人突然急匆匆奔进院内。

    “家主,陈冬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林文斌立刻翻身而起。

    “他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是杨家卫兵把他押来的,身上还绑着绳子,就在门口。百度搜索文学网,更多好免费阅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林文斌开心极了,匆匆忙忙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没想到杨大帅说话算话,还真把陈冬给送来了。

    杨大帅的亲外孙,林文斌肯定不能太过分,但扇几个耳光出出气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林文斌刚走到门口,听到消息的林宇航也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我走,陈冬来了,今晚给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雄赳赳气昂昂地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又一个人来到他们身前。

    “杨公子?!”

    二人一起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认识杨子健,知道这是杨府中杨管家的儿子。

    外界都传,杨大帅将杨子健视若己出,将来有可能把杨家基业都传给杨子健。

    “林家主,林公子。”

    杨子健分别打着招呼,态度十分恭谨。

    他比陈冬等人还快一步,提前进入林家。

    看到杨子健,林文斌的脸色却不怎么好:“怎么,你是来给陈冬求情的啊?杨大帅玩得是哪一出,一方面把人送过来,一方面又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杨子健就打断了他,笑呵呵说:“林家主,你误会了,我是来告诉您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杨子健呼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陈冬是杨大帅的外孙,这事您已经知道了,可您知道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这个人么?”

    林文斌沉吟一阵,说道:“这事我倒是略有耳闻,杨大帅不是有个女儿么,之前失踪了很多年,前不久才回来的,不过陈冬的爹是谁我就不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杨子健微笑着说:“这件事情,杨大帅一直难以启齿,本想瞒一辈子,但是陈冬不甘寂寞,屡屡在上京惹出麻烦……杨大帅想收拾他,对亲外孙实在不好下手,不收拾他吧,又看他极不顺眼……”

    林文斌何其老辣,立刻就明白了杨子健的意思,面色阴沉地说:“既然如此,我就代杨大帅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杨子健立刻摆着手说:“林家主,我可什么都没说啊!就这些话,也不是杨大帅说的。总之,一会儿杨大帅的卫兵会告诉您,陈冬任您处置……”

    林文斌笑起来:“放心吧,我明白!”

    有些东西,并不适合摆在明面上说,但林文斌已经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那我今晚可以好好报仇啦!”林宇航搓揉着手,身上十分兴奋。

    “恭喜林公子,贺喜林公子!”杨子健微笑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家,门外。

    几名卫兵仍押解着陈冬。

    一名警卫员忧心忡忡地说:“陈公子,您就跟杨大帅服个软吧,您好歹是杨大帅的亲外孙,杨大帅还有什么护不了你的?这一旦进去了,还不知道林家怎么对付您呐……”

    陈冬却是牛脾气上来了,面色坚毅地说:“不用!”

    警卫员只能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脚步声响起,正是林家父子领着一群下人、护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林家主!”

    “林家主……”

    几名卫兵纷纷问好。

    林文斌一拱手,说道:“各位辛苦!”

    接着,便转头看向陈冬,一双眼睛显得极为阴狠。

    林宇航则在一边冷笑。

    陈冬则昂起头,仿佛都不稀罕看见他们。

    随行来的警卫员面色复杂:“林家主,杨大帅说,之前的事不好意思,让我把陈公子送来,随……随便林家处置!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!

    林文斌心中一阵欣喜,立刻说道:“好的,尽管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林宇航则阴笑着说:“陈冬,你也有今天?”

    经过杨子健的一番挑唆,林文斌已经认定这是杨大帅要借自己的手收拾陈冬这个野种,当然不会客气,立即摆了摆手,让人把陈冬带进院中。

    “各位就请回吧,我会收拾他的,完事了给你们送回去。”林文斌又冲几个卫兵说道。

    警卫员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只能叹了口气,转身带着几名卫兵走了。

    陈冬则被林家众人带到前院之中。

    陈冬上身被绑得结结实实,只留两条腿可以走路。

    院中零零碎碎七八十人,全都用审视和轻蔑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但他神色依旧傲然,头颅高高昂起。

    仿佛他才是王,周围的人只是陪衬。

    看他这副模样,林宇航就特别来气,想起那天在某别墅区,他就是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杨大帅的外孙怎么了,真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?

    这不就落到自己手里了吗?

    “陈冬,你也有今天?”

    林宇航冷笑着,迫不及待地就想上去抽他耳光。

    但,林文斌及时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爸,怎么了?”林宇航着急地问。

    “抽他耳光,就太便宜他了!”林文斌冷笑着:“取我的金龙九节鞭来!”

    林宇航顿时精神一振,也跟着说:“快,去取我爸的金龙九节鞭!”

    林文斌年轻时,也是学过武的。

    金龙九节鞭,是他当时的师父留下来的,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神器。

    关键是,鞭上还有许多尖锐的刺。

    一鞭出去,皮开肉绽!

    两鞭出去,血迹斑斑!

    三鞭、四鞭、五鞭,这个人就不像人了。

    八鞭、九鞭、十鞭,这人就得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林文斌年轻时,脾气非常暴躁,一言不合就要打人,曾用金龙九节鞭活活打死不少不听话的下人。

    后来年纪渐大,林文斌变得温和不少,这才将金龙九节鞭封存起来。

    但在林家,依旧流传着金龙九节鞭的传说,一些老人还会对新来的下人诉说金龙九节鞭的故事,吓得新人瑟瑟发抖、当场尿炕也是常事。

    如今,金龙九节鞭又要现世了!

    立刻有年迈的下人奔进林文斌的卧房之中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条粗壮有力,闪烁着金光的九节鞭,便被人恭恭敬敬地呈出来,接着递到了林家家主林文斌的手中。

    林文斌手握金龙九节鞭,好似手里抓着一条巨大的蟒蛇。

    身上还有根根尖刺,犹如狼牙棒般。

    就这玩意儿,随便扫人一下,确实恐怖异常!

    四周的人都很同情地看着陈冬,仿佛已经看到他皮开肉绽、血迹斑斑的模样。

    林文斌冷笑着,举起金龙九节鞭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陈冬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想求饶,迟了!”林文斌目光冰冷。

    “不,我就问一句。”陈冬说道:“我都到这了,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,都和我外公没关系了吧?”

    林文斌不知道陈冬是什么意思,以为他又拿杨大帅出来压人。

    “还想让你外公救你,门都没有!杨大帅说了,你小子任我处置!今天,我要好好地收拾你!”

    林文斌“唰”的一声,狠狠一鞭抽向陈冬。

    粗大的九节鞭上,尖刺闪着金光,呼啸着朝陈冬劈来。

    陈冬冷笑一声:“你别没出息地找我外公求救就好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本来捆在他身上的绳子,突然层层脱落,跌在地上。

    接着,陈冬猛地一抓鞭尾,再狠狠朝自己这边一拉。

    林文斌整个人便不受控制地朝着陈冬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冬直接举起手来,在林文斌的脸上“啪啪”狠狠甩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有资格来收拾我?!”

    陈冬恶狠狠的声音,回荡在林家前院的上空中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