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652 兵不厌诈
作者:抚琴的人      更新:2020-09-16 15:07      字数:4108
热门推荐: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幕,陈冬心中无疑十分震撼。

    之前他只知道如意佩可以吸收舍利石的能量,完全没想到人的竟然也行!

    人是没有舍利石的,丹田处只有一团气,也就是俗称的内力。

    级别越高,内力越强。

    因为人没有舍利石,陈冬也就没往这方面想过,过去数年都在各地寻找气兽。

    找到了是运气好,找不到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既然人的也行,之前又何必舍近求远?

    四条腿的气兽不好找,两条腿的人还不满大街都是吗?

    发现这个秘密以后,陈冬无疑相当兴奋,立刻找个了没人的地方,又把玉佩放到古一刀的丹田处。

    等到玉佩吸饱了灵气,陈冬便立刻转移到自己体内。

    如此三番两次,玉佩再也吸不出什么来了,陈冬也一跃而突破了九级大宗师!

    霸道、相当霸道!

    陈冬审视着自己身体的变化,无疑十分兴奋,又发现了一条可以快速升级的捷径。

    邋遢道人给的这个玉佩真是个宝贝啊,关键是邋遢道人自己都不知道用法,只当成个储存灵气的容器。

    陈冬又想,这块玉佩是否只能吸死人的灵气,活人的行不行?

    陈冬试着把玉佩转移到自己的丹田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体内的灵气像是泄了洪,滔滔不绝地往外汹涌而去。

    陈冬吓了一跳,赶紧把玉佩挪开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升到九级大宗师,可不能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因此证实了,不仅死人的可以,活人的也可以!

    有趣,太有趣了。

    发现这个秘密的陈冬兴奋异常,更是下定决心不能交给小师弟,否则那家伙指不定怎么害人呐。

    陈冬揣好如意佩,看看古一刀的尸体,还是找个地方将他埋了。

    之前可以随便丢,现在古一刀也算有功了,值得陈冬亲自为他挖一个坟。

    搞定这些事后,陈冬才快马加鞭地赶往风魔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边境,风魔山。

    杨大帅营帐内。

    杨大帅和八大杀神围在沙盘附近,探讨着在哪布下埋伏,可以减少对方的骚扰。

    “在哪也没有用……”坐在旁边沙发上的张百鸣摇了摇头,“那些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那些兵只能送人头。”

    “张教头,那说怎么办?”杨大帅回过头来,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张百鸣耸耸肩说:“问我干什么,圣上不是说了吗,外孙一个人就够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百鸣还忍不住笑起来:“我倒要看一看,外孙到底有什么本事,竟然一个人就能收拾毒化仙、叶伴花这些邪道上的大魔头!”

    杨大帅一开始不知道什么毒化仙、叶伴花,还挺希望陈冬能过来的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了这些大魔头,当然为陈冬感到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炎圣为何那么自信,认为陈冬一个人就能收拾这些大魔头?

    所以面对张百鸣的讥讽,他也完全没有话说,只是愈发忧心。

    张百鸣看看墙上的表,说道:“圣上说他今天就会过来,这天都快黑了,也不见他……杨大帅,外孙不会是不敢来了吧?”

    杨大帅粗声粗气地道:“我外孙不是那样的人!”

    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杨大帅还是不希望陈冬来,背上“懦夫”的名声总比送了命强吧?

    天色越来越暗,眼瞅着已经到晚上了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以后,陈冬仍旧没有踪影。

    打电话,也是关机,估摸着在飞机上了?

    张百鸣笑着说:“杨大帅,外孙不会来了,今晚还是得我们守营啊!”

    杨大帅咬牙切齿地说:“肯定会来!”

    张百鸣不屑地说:“反正按照那些家伙的习性,晚上两三点又该来了,到时候外孙还不到,就做好伤亡的准备吧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外面突然传来沉沉的声音:“谁说我们晚上两三点才来?冲着张教头,我们今晚也得早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张教头亲自坐镇,我们不早点来,岂不是看不起张教头了?”

    “咱们要是冲进去,活捉张教头的概率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估摸着最多百分之五十,毕竟还有八大杀神,以及上万卫兵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声音蕴含内力,震得众人的耳膜嗡嗡直响。

    张百鸣大吃一惊,立刻奔出营帐。

    杨大帅和八大杀神也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营地之中,所有卫兵已经举起钢枪,但不知道人在哪里,只能对着天空瞎晃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昨晚,张百鸣早就冲出去了。

    身为军神,又是四大高手之一,作战经验还相当丰富,张百鸣一向有极其强烈的自信。

    但经过昨晚的一番恶战后,张百鸣自知不是那些人的对手,当然不会再犯傻了。

    看到张百鸣出来,那些声音又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教头,再出来追我们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张教头,昨晚上没打过瘾,竟然让跑了,再出来,咱们一较高下!”

    “我看啊,张教头未必敢,他已经被咱们吓怕啦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张教头号称军神,一身铁胆震九州,怎么会把咱们这些妖魔邪祟放在眼里,百分百会出来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论对方怎么奚落、嘲讽或是激将,张百鸣都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张百鸣一生征战,要是没点定力,也活不到今天。

    张百鸣冷笑道:“们这些杂碎,说到底只敢群战,有哪一个敢和我单挑吗?”

    有人沉声说道:“张教头,出来,我们保证挨个和单挑。”

    张百鸣哼了一声:“不如们进来,我保证不让卫兵开枪。我是军中的总教头,一言九鼎、言出必行,敢不敢来?”

    对方没了声音,似乎是在暗中商量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有人说道:“好,那我们就下去了。张教头,我们敬重的身份,可别让我们失望。”

    张百鸣大声说:“尽管来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便听“呼——呼——呼——”的声音不断响起,几道身影同时从树影中凌空掠来,接着“砰砰砰”落到张百鸣的身前。

    正是“妙道人”叶伴花,“酸腐书生”张举人、李秀才,还有拐杖公子,一共四人。

    不见“毒王”毒化仙,毕竟要单挑的话,他也派不上什么用场。

    看到这几个人,众人都有些咬牙切齿,这些日子没少受他们的气。

    杨大帅大声道:“各位都是炎夏人吧,为什么要给罗斯大陆卖命?”

    拐杖公子冷哼一声:“不如去问问炎圣是为什么!”

    杨大帅还要再说,但张百鸣摆摆手,笑着说道:“各位真是胆气冲天,还真敢进到我们营中啊!”

    拐杖公子沉沉地道:“我们相信张教头,有什么不敢的?现在开始单挑,我们车轮战斗一个,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张百鸣诧异地说:“车轮战斗我一个?各位能不能要点脸,这种荒诞的话也能说出口吗?”

    拐杖公子皱着眉说:“刚才不是说好了这么做吗,还说身为军中的总教头,言出必行,一言九鼎!”

    张百鸣哈哈大笑起来:“跟们这种人,有什么好‘言出必行、一言九鼎’的?‘兵不厌诈、不择手段’才对啊!”

    张百鸣摆摆手,四周卫兵统统举起枪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拐杖公子面色乍变,叶伴花、张举人和李秀才也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张百鸣大笑起来:“几位真是有够搞笑,还邪道上的大魔头呢,这么轻易就相信我的话,要不这‘大魔头’的位子让给我做……”

    张百鸣笑完了,还转头对杨大帅说:“怎么样啊杨大帅,不需要外孙,也能搞定这群家伙。”

    杨大帅无话可说,只能冲张百鸣竖了下大拇指。

    张百鸣得意极了,又冲拐杖公子说道:“我倒看看,们在上万支枪的火舌下还能存活几个?”

    张百鸣一边说,一边往后退去,同时把手举起,准备下令开枪。

    拐杖公子看看左右,突然笑了起来:“张教头真是厉害,我们不得不服……好在,我们也早有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张百鸣皱起眉头:“有什么准备?”

    拐杖公子笑着说道:“知道毒化仙为什么没来吗?”

    张百鸣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拐杖公子还是微笑:“因为他在忙着下毒,需要我们转移的注意力,否则这么多人还真不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空气中突然飘来一阵香风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毒!”张百鸣大叫:“大家屏住呼吸!”

    可惜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“噗通”的声音接连响起,四周卫兵一个接着一个地倒在地上,倒也没有吐血、疼痛之类,就是头晕、恶心,浑身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杨大帅和八大杀神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张百鸣第一时间屏住呼吸,但还是有一些香风钻入他的鼻孔。

    一阵头晕目眩,手脚也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张百鸣赶紧运起内力抵挡。

    但是与此同时,叶伴花、张举人、李秀才已经朝他扑上去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提前服下解药,当然没事。

    张百鸣使出军道杀拳抵挡,但又怎么是三人的对手?

    三人轻轻松松就把他按住了。

    接着,他们又把杨大帅也抓过来。

    “带走!”

    拐杖公子一摆手,匆匆往营帐外面走去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