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九十章 胡小仙
作者:小刀锋利      更新:2020-06-29 19:22      字数:4774
热门推荐:
    凌逸满头黑线,看着少女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少女顿时笑嘻嘻的道:“我来……嘿嘿嘿,你猜?”

    嘿嘿你个头!

    凌逸平静看着她:“我不猜。”

    少女笑道:“那我就告诉你,我是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伸开双臂,两只小手屈指成抓状,小脸凶凶的,作势要扑向凌逸。

    “杀你的!”

    凌逸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少女咯咯笑起来:“喂,你不怕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入道哦!”

    少女两道漂亮的眉毛轻轻挑了挑:“杀人盈野,满手血腥,超凶的!怕不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,怕了吧?怕了就叫声姐姐我错了,说不定我心情一好,就放过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我错了,深更半夜的,您赶紧收了神通回家吧。”凌逸毫不犹豫的道。

    少女一双大眼睛眨呀眨,看着凌逸:“这就认错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这么厉害,不认错怕你杀我。”凌逸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这么好看,谁舍得杀你?”少女鼓起两腮,有点不开心的道:“为什么师姐收的不是你呢?真是一个不称职的狐狸精,好瞎!”

    说着,少女眼睛转了转,看着凌逸道:“要不,你做我徒弟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妖女在凌逸脑子里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凌逸摇头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少女看着凌逸:“我可是狐狸精呀!神通广大,长得还好看,你别看我这么可爱,跟你说,我可凶了!还特别护短!做了我徒弟,谁敢欺负你,我就帮你揍他!”

    “你们妖族……这是要入世了?”凌逸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少女十分自来熟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翘起二郎腿,一抖一抖的,一双大眼睛叽里咕噜盯着凌逸看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你们妖族通常只会出现在混乱区,很少出现在七国城市中,”凌逸看着她,“如今不但收了人类弟子,还开始公开现身七国境内,不是想要真正融入到这个世间,还能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呢。”少女笑眯眯的道:“如果是的话,你是什么态度呢?”

    凌逸看了她一眼:“关我屁事,我就一小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关你的事儿啊,你可不是小人物,”少女看着他,“你是人类的精英,你的观点可以代表很多人的态度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呀,人也好,妖也罢,只要不去害人,就是好的;整天想着如何害人,想着怎么损人肥己……那无论人还是妖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凌逸说道。

    少女拍起巴掌:“嘻嘻,说的可真好!你真是个好人!”

    说罢站起身,看着凌逸:“我叫胡小仙,记住我的名字哦,有朝一日遇到别的狐狸精找你麻烦,就跟她们报我名字!”

    “不给徒弟报仇了?”凌逸看着她问。

    “那种渣渣怎么可能是我徒弟?”

    少女瞪大眼睛:“只有我那傻夫夫的师姐才会收他当徒弟,我才看不上眼呢,我来就想看看,敢当众砍了金身脑袋的小哥哥到底是个怎样的人,现在看见啦,没事啦,告辞。”

    傻夫夫?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妖女说完,身形一闪,消失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算她识相!”

    妖女在凌逸脑子里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百花巷里。

    胡小仙抬头望天,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凝重,伸出小手拍拍自己的小胸脯,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小声嘀咕道:“唉呀妈呀,吓死宝宝了!”

    之前的判断果然没错,这人真正的依仗根本不是那个神秘的宗门女人!

    而是另有依仗!

    可惜试探半天,都没能找到对方藏身何处。

    但她却有种强烈直觉,如果刚刚她对凌逸出手的话,一定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比被人扒了皮钉在墙上那种死法还惨!

    回去还是得警告一下那个小心眼的白痴尤宝丰,千万别再作死了!

    大劫来临之前,狐族只想在人间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净土。

    只想可以光明正大行走在人群中,狐族同样也怕兽潮,狐族不是人族的敌人!

    只是看上去,师姐这次的选择很可能跟从前一样,最终惨淡收场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聪明的狐狸精,为什么每次都那么瞎呢?

    胡小仙心里嘀咕着,快速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秦玖月早早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。

    房间非常暗,厚厚的窗帘完美挡住了外面的光亮,如果不是看了一眼手机,她绝不敢相信这是上午九点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自己整齐的衣服,秦玖月有点高兴,又多少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她敢放松的在一个人面前醉倒,就说明她对这人是不设防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成年人之间的一种默契……嗯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是对方没领会?

    还是自己暗示得不够多?

    是的,她有点喜欢凌逸。

    都说女追男隔层纱,秦玖月对自己的魅力还是挺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或许是从第一次见面那会儿起,或许是后来在京城的共同经历……让她不知不觉对凌逸生出好感。

    优秀的女人会受到很多男人追捧,优秀的男人同样也会被许多女人所青睐。

    原本想着可以跟凌逸一起进入望月宗,日后身处同门,有大把时间可以朝夕相处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凌逸居然一口回绝了望月宗。

    虽然很客气,但态度很坚决。

    她对望月宗也不算特别了解,但却知道,这种连世俗皇权都不怎么放在眼里的大宗门,想要收一名弟子却被拒绝之后,几乎不可能再发出第二次邀请。

    毕竟,人家也是要面子的。

    除非被邀请的人能优秀到旷古烁今,才有可能让一个超大宗门不顾脸面去疯狂追捧。

    但这……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凌逸是优秀,可是望月宗,也不缺天才啊。

    邀请失败,她又离开在即,于是干脆心一横,想在进入宗门之前,能留下一段美好回忆也不错。

    也不枉费自己二十多年的青春。

    毕竟遇到一个让她动心的男人,实在太难了!

    结果呢……依然失败了。

    秦玖月的脑海中,突然浮现出几张脸孔。

    凌逸身边那绝色的宗门女子,跟凌逸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苏青青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

    那个为了凌逸,在发布会现场激昂陈词,在毕业典礼上不顾惊世骇俗,亲手为凌逸戴上学士帽的绝美女子罗雪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秦玖月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竞争对手太多了。

    好男人也是稀缺资源,谁都想拥有。

    所以是我不配吧?

    卑微小姐姐可怜兮兮的冲了个澡,因为这里没有换洗衣服,只能再次穿起昨天的衣服,从房间出来。

    找了一圈没见凌逸人影,这才发现桌上给她留着一份早餐,以及一张纸条——

    “我有事出去一趟,那个人大概率不会再来找你了,麻烦吃完之后顺手把碗刷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秦玖月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看着桌上的早餐,又忍不住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还算讲究,给我准备了早餐!

    吃过之后,几乎从没下过厨的秦玖月笨手笨脚把碗筷刷干净放在那里。

    想了想,拿出电话打给助理:“把我经常喝的酒,送十箱到百花巷一百五十六号,嗯,对,十箱,没事,我可能很快就用不着喝它了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没多久,就有人直接开车过来,将十箱酒搬进来,放在了秦玖月昨晚住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嘿,这算不算占了个地盘?

    秦玖月笑了笑,起身出门,关好房门、院门之后,回头看了一眼,想得到这里的钥匙估计有点难,不过我来喝酒,你总不会拒绝吧?

    来到百花巷口,秦玖月一眼看见灰头土脸的尤宝丰正臊眉耷眼站在那,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尤宝丰见秦玖月果然是从这巷子里走出来,一颗心又忍不住翻腾起来。

    她居然在这睡了一夜!

    居然在这里睡了一整夜!

    心里嫉妒得不行,可一想到毒舌师叔无比严肃的警告,刚刚涌起的无尽怒火,瞬间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为什么师叔回来之后,突然就不让自己去找凌逸麻烦,还逼着他这个伤号过来道歉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个跟自己一样,走了狗屎运,侥幸抱上一个宗门女人大腿的小白脸么?

    呸呸呸……我和他不一样,我靠的是优秀!

    杀赵天平,斩孙清波……如果毒舌师叔在身边,他也可以做到啊!

    这有什么可炫耀的?

    很可怕吗?

    但没地儿说理去。

    没有师叔的庇护,他在世俗中的各种事情都将难以展开。

    狐族试图借助他们江水尤家实现入世的心愿,他们尤家又何尝不是想利用狐族的强大底蕴开拓新生意?

    所以,无论是武力值,还是家族利益……他都得罪不起那个人超美但嘴巴超级毒的师叔。

    以至于他这种自命风流的人,居然从来没敢对这位绝色师叔生出过任何不该有的心思……

    “你没完了是吗?”没有凌逸在身边,秦玖月毫无顾忌的释放出身上强大的气场,像座冰山一样,冷冷看着尤宝丰。

    进入宗门很了不起么?我也要进宗门,我骄傲了么?

    “玖月……”尤宝丰叹了口气:“我是来给你赔礼道歉的,还有凌公子……咱们毕竟是多年的朋友,希望你能原谅我,也希望你能帮我传个话给凌公子,希望他大人不记小人过,不要跟我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人一般见识……”

    尤宝丰语气很是真诚,听不出任何敷衍成分。

    对他算是了解的秦玖月非常困惑,这还是她认识那个尤宝丰?

    能因为心底一点嫉妒,直接将人杀死并烧成灰……如此狠辣的一个人渣,会心甘情愿给人道歉?

    莫非……昨晚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?

    还是说,望月宗出手了?

    这念头只是在秦玖月脑子里一闪而过,就被她否认。

    望月宗远离世俗,目前也没有弟子在春城,所以不可能是望月宗出手。

    那就只能是凌逸了。

    还真是叫人看不透啊!

    心里想着,秦玖月看了一眼尤宝丰,淡淡道:“道歉就不必了,以后大家天各一方,估计也见不到面了,另外……”

    秦玖月深深看了一眼尤宝丰:“魏柏林虽然死有余辜,但却不该死在你手上。如果他还活着,希望你放了他,我只是不想再见到他。当初既然都没杀他,就说明他命不该绝;如果他已经死了,请你给他家里一笔钱,毕竟,他的家人没做错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秦玖月一脸从容的迈步离去。

    这红尘俗世,除去父母亲人之外,能牵绊她的东西,几乎没有了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