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六十章 你要负责
作者:林海听涛      更新:2020-08-01 18:04      字数:3757
热门推荐:
    在张清欢养伤的时候,安东闪星迎来了联赛第三十轮的比赛,他们客场挑战京阳盛京队,在缺乏有效的中场组织的情况下,闪星0:2输给了对手。

    这场比赛的失败让他们的联赛排名下滑到了第十四名——本来上一轮赢了吴州东山之后,他们是从十四名升到了十三名的,结果输掉一场比赛,又回到了解放前。排名仅比降级区高出两名不说,只领先十五名四分,距离第十六名也只有七分。如果继续输下去,那么打完最后四轮联赛,谁也不知道闪星下赛季会在哪儿。

    一周后的第三十一轮联赛,闪星主场迎战梅岭游侠,球队又输球了,1:2告负。

    这场比赛之后,他们的联赛排名倒是没有变,依然是第十四名,但领先第十五名的分差从四分变成了三分,和第十六名云山彩云之间的分差也从七分缩小到了四分。

    联赛还剩下三轮,这真不是一个能让人感到安全的分差。

    唯一的好消息或许就是张清欢回到了球队,开始训练。

    其实张清欢是在对阵梅岭游侠的三天前就回到了球队的。不过考虑到他刚刚遭遇了伤病,本来身体素质就不好了,现在恐怕更是雪上加霜。所以赵康明并没有安排他在主场对梅岭游侠的比赛中出场。

    当然他一直都有在观察张清欢的训练。

    他发现张清欢竟然破天荒地会在训练结束之后,自己跑去健身房加练半个小时的体能和力量。

    并且天天如此。

    看来浪子这次是真的要回头了啊……

    赵康明忍不住就想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“老赵,这张清欢肯在训练中如此刻苦投入倒确实是件好事。但……我怎么觉得再看到他的时候,觉得他有点不一样了呢?”助理教练陈墨对正在感怀的赵康明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经过这种大起大落,人生巨变之后,确实都会判若两人嘛。”赵康明没太在意。“而且这不是挺好的吗?这才是正常的张清欢,充分说明了他是真的浪子回头了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胡莱和王光伟结束了上午的训练后,因为下午还有训练,所以中午就在基地餐厅里吃饭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打好饭之后,端着餐盘又和韩湘飞他们几个人坐在一张大圆桌上用餐。

    但还没开始吃呢,张清欢就端着餐盘坐到了胡莱的旁边。

    他的到来,顿时就吸引了桌上所有人的目光,除了胡莱。

    胡莱只好向张清欢求饶:“欢哥,欢爷,我们放过彼此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张清欢摇头,“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,你得对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有人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张清欢对这种哄笑声充耳不闻,只是直勾勾地看着胡莱。

    其实当初赵康明让胡莱对别人保密这事儿,真是多虑了。

    胡莱确实只对王光伟说了,王光伟也没有再说给别人听。

    可当张清欢第一天回到球队的时候,整个更衣室就都知道了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,也都知道了这事儿和胡莱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赵康明是担心别人的议论刺激到张清欢的自尊心,毕竟从之前他的表现来看,有这种担忧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哪想到张清欢那天刚刚踏进更衣室,看到胡莱之后,就眼睛一亮,大步走到胡莱的跟前,然后当着全队队友们的面,向胡莱大声道谢。再对一头雾水的队友们解释了这段时间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,并且重点提到了正是因为胡莱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的计策,才让他幡然醒悟的。

    当时那阵仗,王光伟真怕张清欢说着说着就给胡莱跪下磕几个响头了……他随时准备从胡莱旁边闪开,反正他是坚决不会受此大礼的,无功不受禄嘛。

    虽然张清欢没有给胡莱跪下,可也让胡莱很难受了……那之后,张清欢就像是缠上了胡莱一样,先是提出要请胡莱和王光伟吃饭,被胡莱毫不犹豫地拒绝之后,现在干脆在基地餐厅吃饭都亦步亦趋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旁观者,王光伟有些时候难免恶趣味地想,这俩人要是在森威路步行街,搞不好真能玩儿出一幅《清欢灯下追胡莱》的世界名画来……

    真是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这还不到三年呢……胡莱你当初毫不犹豫卖掉张清欢的时候,恐怕是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要躲着他走了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光伟就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餐桌上的胡莱特别无奈:“大哥,咋俩都是男的,我要怎么对你负责?”

    “你和王光伟住哪儿?我想搬去和你们一起住……”张清欢很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们租的是两室,我和老王一人一间房,没你的地方了。”胡莱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睡客厅。”

    “像话吗!不行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在哪个小区租的房子?我住你们附近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韩湘飞忍不住问道:“张清欢你的那个阿玛尼公寓不住了?”

    “离基地太远,离九孔桥太近,不住了。”张清欢摇头道。

    胡莱又找到了理由:“我们那是一个老小区,没有地下停车场,你的法拉利不好停,万一被蹭到了……蹭到你车子的人多倒霉啊!”

    “法拉利我卖了。”张清欢又说。

    “啊?!你卖啦!”这次轮到桌上其他人发出惊呼了,一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嗯,卖了。我驾照都被吊销了,又开不成车子,不卖干什么?养伤的时候拜托雍叔帮我卖了,这种车子很好卖的。”张清欢解释道。

    韩湘飞捶胸顿足:“早说啊,大哥!你卖给我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卖我也行!”

    胡莱特别不理解这些激动的队友们:“为啥你们都对法拉利这么有执念?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不懂。”韩湘飞摆摆手,“我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开上法拉利去安东大学校门口停着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梦想!”胡莱觉得这实在荒诞。

    韩湘飞也不理他,追问张清欢:“你多少卖的?”

    “一百五十万左右吧……我也不知道,雍叔帮我办的。”

    韩湘飞长叹一声,是真的有点郁闷了。

    张清欢不理会郁闷的韩湘飞,转头问胡莱:“你们在哪个小区住?我也搬过来,距离训练基地近,确实方便。”

    还是王光伟看不下去了,或许他把张清欢代入成了当初那个苦苦追求张清欢的女人,觉得他们俩都一样可怜,于是把他和胡莱租住的小区名字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但张清欢还不满足,又问到了王光伟他们住几栋几楼几号。

    “你问这么详细做什么?”胡莱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能不能和你们做邻居呀。”张清欢说这话的时候,已经把房屋信息都发给了雍叔,让他帮忙给自己找房子。

    见他在和雍军联系,胡莱好奇地问:“你原来的经纪人呢?”

    “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开了?他能同意?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能同意。所以我赔了他一百五十万。”张清欢说的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但大家都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急匆匆就卖车了。

    他需要这一百五十万打发掉原来的经纪人呢……

    “就这么便宜他了?”王光伟觉得可惜,那可是一百五十万呢……

    “也可以不给他钱,那就打官司。但我嫌麻烦,不想折腾这些事情了,我现在就想好好踢球。”张清欢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听到他这么说,都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呢?

    总有人在这种问题上一再重复前人的错误,不管别人怎么说都没用,一定要亲自尝试过之后才能明白。

    如果张清欢没有浪费这三年时光,他现在又怎么可能会在一家中甲俱乐部里呢?

    现在身体不行了,再说要好好踢球……

    真是让人唏嘘。

    察觉到大家突如其来的沉默,张清欢很清楚这是为什么,于是他微笑着说:“大家别学我啊,尤其是你,胡莱。”

    胡莱一头雾水:“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性格这么跳,我怕你受不住诱惑。”

    胡莱冷笑道:“呵呵。你叫十个女人脱光衣服跪在我面前,你看我忍不忍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夸张了,胡莱。这种情况你都能忍住,我以后就得离你远点了……”王光伟在旁边说。

    大家哄堂大笑,吸引了餐厅里其他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坐在餐厅里面用餐的教练组成员们自然也听到了这欢笑声,体能教练孙毅还专门站到门口去望了一眼,然后回来对其他人说:“是胡莱在的那一桌。”

    大家顿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孙毅又说:“张清欢也在。”

    大家表情有点微妙。

    赵康明拿起筷子:“吃饭,这种事情就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埋头吃饭,听着外面时不时传来的欢笑声,不少人心里想,多好的一支团队啊,可千万别降级了呀!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