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二百四十三章 大闹黑白府
作者:单王张      更新:2020-08-01 17:04      字数:8123
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不好了!黑冥王来了,我们武府大门被摧毁了。”

    门卫的一些人,吓的不行,在一旁瑟瑟发抖,有人立即联系上层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打电话的时候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从黑白府深处,立即飞出来三人,这三人,是黑白府的魂王。

    “你?黑冥王?”

    有人质问:“你为何要破我黑白府城门?”

    “黑冥王你太嚣张了!”

    另外一位魂王冷声道:“你还不是魂王!”

    被人直接干掉了学府大门,让他们颜面何在?

    这三位魂王,脸色都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宁山笑了。

    笑了有一秒钟,他的笑容逐渐收敛,他看着前方,缓缓说道:

    “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,交出赤练王,否则,我将在黑白府大开杀戒!”

    “大开杀戒!”

    “大开杀戒!”

    这四个字,在四周远远的传荡着。

    感受到惊天杀意,三位魂王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如果黑冥王要开杀,他们三人能拦住吗?

    以黑冥王的手段,如果正面硬钢,他们觉得可以打过,但黑冥王如果不正面打,大开杀戒的话,他们恐怕真的拦不住。

    如今黑白府只有三位魂王,事情处理不好,哪怕事后追究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更何况,黑冥王还有镇魔军,连黑白府的一位魂王都是镇魔军的人。

    还好他不在,不然没准就倒戈了。

    “赤练王?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魂王,封号周王,他是华国魂王,所属黑白府,他闻言皱眉道:“黑冥王,你毁掉我们黑白府城门的事情暂且不说,你要找赤练王,不知是因为?”

    “赤练王企图杀我儿子,这个原因,够吗?”宁山冷声道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三人相互对视了眼。

    无一不倒吸冷气。

    尤其是周王,他惊讶道:“宁峰是你的儿子?这......”

    他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之前在赤练王出手的时候,周王在附近,并且观察到了,只是他没管。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宁峰是黑冥王的儿子,他岂能让赤练王出手?

    可事情已经发生。

    周王深吸口气:“黑冥王,赤练王虽然出手,但......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交人,还是我自己去找?”

    宁山根本没有等他墨迹的耐心,一句话冷冷道出。

    这个时刻。

    黑白府和九州府很多人,都听到了沉闷的动静。

    甚至普通人都听到了闷响声,那是来自于黑白府石门崩塌的声音,像是山崩地裂般,动静非常大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出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他们听到双方的交流后。

    脸色都变了变。

    “宁峰是黑冥王的儿子?”

    “天啊,他出事了吗?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黑冥王啊!”白诗玖等人更为震撼:“那是黑冥王啊!”

    陈斩飞在空中,他都不敢靠近了。

    “天啊,这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陈斩摸了摸流汗的额头,他拨通了府主的电话:“府主,你快点回来吧,宁山就是黑冥王,他去黑白府干架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的另一头沉默片刻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后,四个字,传到了陈斩的耳中:

    “摇人,干他。”

    “干,干谁?”陈斩呆愣几秒。

    “去打黑白府,只要宁山出手,你们跟着就行,快去!”夏离无奈道:“我们和黑冥王是一条战线,明白吗?我还有一个多小时回去,他要怎么打,你们就怎么跟,不用再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.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陈斩挂断电话,又愣了两秒,他立即按下通讯器。

    这是紧急系统,九州府一级境界。

    很多八星魂师,甚至都惊动了在感悟中的风王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短短时间内,三十多人飞入空中。

    “九州府的人,随我,去跟黑冥王,战黑白府!”

    陈斩大手一挥,声音朗朗,传遍八方!

    陈斩的语气颇为大气。

    心里想的却是:

    真特么爽!

    今天竟然干了以往想都不敢想的事。

    和黑白府开战啊!

    陈斩带着一票人,快速飞到宁山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黑冥王?”

    风王还没认出来宁山,他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以为黑白府是软柿子吗?”

    周王脸色难看:“九州府想要开战?我劝你们在想想,不要自误,来人,警戒!”

    黑白府飞入空中有七十多人。

    比九州府的人数多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少特么废话,赶紧的,赤练王你们交不交!”

    李北虎声音粗犷道。

    “恕难从命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魂王,还保持优雅的姿态,微微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空气仿佛冷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远处看热闹的人群,更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刘初璇摸了摸额头:“宁峰的父亲是黑冥王,真是个劲爆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赤练王的社团。

    “大哥呢?”

    “黑冥王来找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刚才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我们快跑,不然等会就废了。”

    正当他们跑路的时候。

    宁山长剑一扫,魂星虚影不断闪烁,一道道魂技问世。

    “黑冥王,你真敢动手?”

    周王头大如牛。

    他是华国人,对九州府也有些感情,但他身为黑白府的人,站在黑白府的立场上,感觉这场战斗没必要打。

    可黑冥王铁了心要出手。

    这一打起来,后果就未必如何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打,但面对黑冥王强大的攻击,他们也不得不出手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场空中的战争,打响了。

    在场唯有黑冥王和李北虎,是全力出手,陈斩等人都保持了一个理智,甚至风王也是如此,他打的都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为啥打架啊?

    哎,先不管了,打就打吧,跟着干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黑冥王,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有一位外国人的魂王冷声道:“你这是在和黑白府开战你懂吗?你若就此退去,老老实实的赔礼道歉,我们黑白府还有可能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周王无奈的语气,和其他两位魂王说了声:“这件事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好在黑白府人多势众,唯有黑冥王不断向前镇压,其他人都保持战线的平缓。

    双方大部分人打的都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不知所因。

    “黑冥王,还请你冷静冷静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轻易开启战争。”

    周王一边拦着黑冥王,一边苦口婆心的劝着:

    “你要找赤练王,我帮你找行吧?”

    “谁?赤练王?他已经走了啊,一个小时前就离开了。”后方一位八星魂师说道。

    呼......

    周王心中松了口气,他抵挡宁山灵力的剑芒,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黑冥王,赤练王已经离开了,要不然,你进去看一圈?其他事先不说,我让你进去,这场战斗不打可否?”

    宁山疯狂出手,短短十几秒,他压着对面的三位魂王打。

    这份战斗力,让两方的人看的心惊。

    能以八星的境界战魂王,天底下也只有黑冥王一人能做到了。

    宁山闻言后,猛然间收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要阻我。”

    宁山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停手停手!”

    周王挥挥手道:“我们让黑冥王查看,黑白府不容挑衅,这没错,这件事时候我们在向黑冥王讨要交代,但现在先让他进去找人。”

    黑白府另外两位魂王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被黑冥王压着打,有些颜面无光。

    还好是他们三个人,若是只有两人,对方的风王全力出手,他们更拦不住人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们点点头。

    同意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你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周王对宁山点点头。

    宁山和李北虎,飞入黑白府上空。

    宁山始终亮着一颗魂星,他在侦查四周。

    “还好没彻底打起来。”

    当离去一段距离后,周王苦笑道:“黑冥王,川王很在乎面子的,这件事,恐怕对你来说,也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宁山的表情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见宁山没有想说话的意思,李北虎在旁边还冷着脸,周王也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等了五分钟。

    “前面是赤练王的别墅,木须王说他离开了应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周王缓缓说道:“这件事也有些奇怪,我听说了宁峰来黑白府接人,也看到赤练王过去,但我没想到,他上来就下杀手,我感觉他是有备而来,传闻赤练王的胳膊,是被你斩掉的,他是不是从哪得知了宁峰是你儿子的消息,特意来报复?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吧。”

    宁山点点头:“当年,他偷我三百多颗魂珠,我断他一臂,没想到他想要杀我儿子,还真是应了那句话,斩草应除根。”

    看到宁山平静下来的气息,周王更放松了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没想到还有这些原因,那赤练王还真是有些瑕疵必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让他跑了?”李北虎不甘心的说道:“我女婿被打成那样,都影响资质,影响将来训练,一条命差点丢了,就这样让赤练王跑了?”

    “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宁山拿出自己的手机,直接拨通一则电话:

    “通知下去,全力寻找赤练王动向,找到他,抓了,我要亲手......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。

    周王心头微惊。

    ’他通知的肯定是镇魔军。’

    镇魔军,这三个字,代表了神秘,这是一个神秘的势力,甚至没人清楚黑冥王是怎么做到的,在这个世界,网罗了那么一大批的强者团体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都散了吧,这件事暂且不说。”

    到了两大武府的大门口。

    周王说道:“这件事我们已经通知了川王,后续川王会来处理,黑冥王,等川王回来,事情你们交涉吧,和我也没什么瓜葛了,我是真的不想管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宁山回应了下,他径直飞回九州府。

    “黑冥王,太嚣张了,等川王回来,肯定会找他要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黑白府的不少人都憋了口气。

    大门被砸烂不说,还让黑冥王大摇大摆的搜寻了一圈。

    感觉就像是被骑在头上拉屎一样。

    嗖嗖嗖......

    双方的人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包括武府内的不少年轻天骄。

    叶天涯看在眼里,他无奈摇头:“宁峰还有如此来头。”

    “宁峰是黑冥王的儿子!”

    九州府这边,事情也传荡开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宁峰来武府的时候那么狂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要是黑冥王的儿子,我比他还狂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更有人关心宁峰的情况,比如说诸多的新生群体。

    “宁峰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差点撕掉,被赤练王给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伤势很重,情况不容乐观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事情围绕黑冥王和宁峰,被诸多的人谈起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。

    一艘飞行器落在府主的庄园内。

    夏离立即前往宁峰的别墅。

    别墅内,只剩下了两家人。

    都坐在客厅中,气氛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早点离开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小汐噘着嘴,楚楚可怜的神色,她沉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原因,赤练王有备而来。”宁山说道:“小汐,放

    松些,宁峰会好的,你别忘了,你现在还没原谅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已经不生气了,我就等他来哄我。”李小汐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李北虎叹气道:“虽然小峰情况不算好,但也还行,换位思考一下,也就是在这里,还碰到了刘初璇那些帮着的人,如果换做天坑世界碰到赤练王,可就更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赤练王出手的时候,宁峰都没有力气了。”李小汐说道:“他战斗了一路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。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随后夏离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夏离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,能醒过来,但是......可能会影响资质,影响后续的修行。”赵丽玥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“

    夏离眉头一皱:”竟然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影响资质,对宁峰后续的影响太大了。

    正如蝶王一般,那将会是一个很大的打击,除非宁峰自己领悟到蝶王的心境,或许成为一个相对普通的人,也比较好。

    可宁峰会甘心那样吗?

    他一路以来,那么优秀?

    他对实力的渴望,他全天那么多的时间训练,这一切,夏离都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这样一位刻苦训练的人,失去了实力,绝对是一大折磨啊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。”

    夏离骂了声:“怎么碰到了赤练王那样的傻哔?”

    “因为有仇。”宁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也晚了。”

    夏离说道:“那就等宁峰醒了,在看看情况,有王老在,他恢复的希望应该会大一些吧?”

    面对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李霜微微摇头:“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王三生给出的答复,几人看来是很准确的,哪怕宁峰苏醒,训练什么的也会影响。

    被他说出来,影响应该不低。

    这也让在场几人,心情有些沉闷。

    “黑白府那边的大门被毁了,川王那批人应该会回来看看,他们现在好像有些事要忙,估计要等几天,这几天我就在这边,也叫一些人过来,黑白府想要什么说法,我来扛着。”

    夏离说道:“宁峰大概要几天会醒?”

    “王老说是十天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等等看吧。”

    夏离点点头,坐在旁边,聊了几分钟便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别在这里了,我们去庄园吧。”

    赵丽玥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,一辆医务车来临。

    宁峰的衣服,也已经被换成干净的蓝色睡衣,宁山控制他,漂浮在空中,轻轻的放在医务车内,车子行驶到赵丽玥的庄园。

    众人暂时住下了。

    一天,两天,三天......

    时间缓缓过去。

    李小汐时不时的来看他。

    “宁峰,你什么时候醒啊,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李小汐会说一些话。

    赵丽玥和宁山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儿子,不管你以后实力怎么样,有爸妈保护你呢,实力无所谓的,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北虎和李霜,也有过说话,不过次数比较少。

    这些,宁峰听不见。

    在第三天,他的意念开始恢复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感受自己好像置身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。

    ’这是什么地方?’

    宁峰有些好奇,他看不到自己的存在,但拥有视线,四周一片白,突然,一道巴掌大的青色小鱼,从眼前飞过,速度很快,宁峰想要将它捕捉,便追过去。

    他发现,小鱼的速度,比自己快很多。

    它好像有些灵性,在溜着自己玩?

    就这样,宁峰不断的追逐,没有时间观念,没有其他想法,一直追着追着。

    终于,他一把抓住了青色小鱼。

    当抓住小鱼后。

    一道青色的身影,在前方大片面积覆盖。

    这是?

    宁峰意念投过去。

    最后的青影!

    他是青影王!

    ‘吾为青影王。’

    声音缓缓传荡:

    ‘绝影宫融合,吾之残念即将消散。’

    ‘这里是你的灵魂,在你灵魂中,存在一条青翼鱼魂,这小小鱼魂,可以让你的影身,加速成长为青影族,正因为它,你才可以乘载绝影宫之魂,得到绝影宫传承。’

    ‘你本身资质不佳,已是伤损状态,可以放弃,将鱼魂送入影身,绝影宫,从这一刻,将会属于你。’

    ‘我留给你的,只有这一套传承,青影族传承,不应断绝,望你将其发扬光大。’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一阵青色的风,吹拂而过,青影王模糊的身躯,消散了。

    宁峰的意见,又恢复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看着手中的青色小鱼。

    开始寻找自己的影身。

    渐渐地,他看到了绝影宫。

    渐渐地,他飘荡到千星殿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里面的能量体,影身还在吸收,还在强化。

    他将青色小鱼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呲溜!

    青色小鱼,很快钻入影身内。

    一道淡淡的光芒亮了一瞬。

    宁峰四周的画面,更为真实。

    他的意念,从千星殿退出,看到了九龙殿的幽龙,他还在睡觉中。

    “原来我的灵魂有青翼鱼魂,这才得到了绝影宫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青翼鱼魂是从哪来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想想......”

    宁峰努力的思考,他心中忽然一动:

    “是拍卖来的,价值三千八百万的青鱼,是新月山,青鱼产地新月山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一条普通的鱼,难道是意外到了我手里?原来我和新月山,早都结下了缘。”

    当想起这一切后。

    宁峰的大脑愈发清醒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了痛感。

    来自于身体的痛感。

    结束内视状态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宁峰,缓缓睁开了双眼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